慕长风不知道什么人坏了自己的好事,还没来得及破口大骂,就见李麟昊雷法?六门断空。整个木龙直接被阻隔、切碎,并且由于雷法的威力,那些断碎的木块全部都被隔离在界外,慕成风的木法木龙被弄得稀碎,没有一丁点可以触碰到陆琦玮。陆琦玮的功法被破了,正愁没有人泄愤呢,而慕长风自然是被当成了攻击的对象。慕长风心说话:“我管你是不是什么毒王,现在估计也没有多少气力了吧”。然而慕长风不知道的是,他正当面对上陆琦玮时,就听刚才阵法里被大水冲出来的梅棨戟有气无力的喊道:“老三,小心”。慕长风说道:“面前这个将死之人,我岂能会折在他的手中,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吧”。梅棨戟再度说道:“我说的是注意后面”。

    “啊”,慕长风一声惊叹,并没有注意到后面的张珺保的一闷棍就打了下来。但是也就是因为梅棨戟提醒的缘故,张珺保的一棍下去。没有抡到慕长风的头,而是一下砸到了慕长风的左肩上。张珺保扬声说道:“陆兄。眼下这人就交给我好了,你快去报仇”。陆琦玮一看张珺保对阵上了慕长风也没有多说话,嘴里一句谢过。马上就朝着大水冲垮的几个人过去了。慕长风是痛得龇牙咧嘴,大声骂道:“好你个臭小子,居然暗算我,今天我就让你现在其见阎王。”张珺保说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偷袭别人的时候少了吗?现在在我面前满口仁义道德,你一张老脸羞不羞”。慕长风骂道:“你”…慕长风算是五独之中最狡猾的人了,眼看着这小子聪明伶俐,和他斗嘴,也没有太多必要。

    “好小子,嘴皮子够灵巧,看样是现在打算与我为敌喽。既然如此的话,那就赶紧动手好了,我倒是想看看你小子能翻起什么大浪”,慕成风一声冷笑,木法以意贯形成了一把木刀。此木刀是一把大刀,倒是像木质的偃月刀一般。此刀很长,无异于一寸长一寸强,方便和张珺保近距离的交战。刀柄之长,无需太多赘述。倒是木头的偃月刀之刀头阔长,形似半弦月,背有歧刃,刀身穿孔垂旄,刀头与柄连接处有龙形吐口,长杆末有鐏。作为重型兵器,偃月刀劈砍的威力巨大,这样厚重的木刀,也许在对阵张珺保的盘龙棍时,不至于这木质的刀全部都被那棍给打散掉。

    张珺保说道:“哎呦,可以嘛!木法居然贯形成了这样,对阵我的时候,准备的还满充分嘛。真是客气了”。慕长风依旧冷笑,道:“臭小子,你少给我耍贫嘴。我就用木刀,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要你的狗命”。慕长风先下手为强,刚才张珺保给了他一棍,现在他可想换回来了。就在近身战斗了几个回合之后,慕长风突然觉得:“眼前这小子进步的不是一般的快,现在对抗自己,近身并没有一丝凌乱,留着日后必成祸患”。张珺保自然更是不能小瞧慕长风,作为五独之中最狡诈的人,张珺保是多少有些耳闻的。

    两人再次战在一起时,剑光刀影之间难分胜负。慕长风说道:“好小子,怪不得这么有自信。进步神速嘛”。就趁着慕长风说话的空档,张珺保没说话。想要来个出其不意。说着刚要举棍,慕长风把刀一镗,搂头盖顶就是一刀。张珺保横棍杆往上一拦,慕长风扳回刀头献刀,杵奔张珺保的心口窝。张珺保用棍往外一磕,张珺保打算使个“抹丘枪”。谁想慕长风眼疾手快,一推刀杆,“孔雀开屏”,刀就到了张珺保的脖子后头啦!张珺保忙用“背刀望月式”招架,二人冲杀一处,来来回回,刀剑纷飞。慕长风手里的那口大刀,可谓上下纷飞,扇、砍、劈、剁、削、斩、撩、滑,八个招儿变开了,不停的攻击张珺保。而张珺保自然也是不遑多让,手操其中盘龙棍,两端各空出五、六尺、手动寸许,前后两端所展开便有尺许,动尺便可及丈。故而力不虚用,握也坚固。挪展身形、只在数尺之地进退闪让,棍影如山,环护周身,攻守有度。劈、抡、戳、撩、挂、崩、点、扫、穿、拦、挑无一不精。棍势如长虹饮涧,拒敌若城壁,破敌若雷电。

    李麟昊可看出来了慕长风使的是八八六十四手春秋刀,李麟昊这个人呢,也有一个毛病就是爱学。一看两人打的棋逢对手,这可就来了兴趣。嘴里还喃喃道:“珺保这小子,进步真快,能对阵慕长风的近身战不落下风,不错不错”。但是李麟昊真得也是特别累了,来回冲杀,根本就没有太多气力。而且嘴唇发白,明显缺血过度的状况,还没有改善。可是时间长了,李麟昊可就有些立不住了。那刀对棍杀在一处,武艺可就分出高低来啦!慕长风的把式占着上风,张珺保的把式可就不如慕长风了了。李麟昊知道自己和张珺保江湖经验还不足,手里的把式也不够干脆,这就很容易落入经验不足的怪圈中。

    麟昊喊道:“珺保,小心。这家伙的春秋劲,你要跟着学,才有赢他的希望啊”。他心里明白,慕长风这把式是春秋劲儿,要春有春,要秋有秋,张珺保的武艺是有春无秋。什么**秋劲儿呢?这春秋劲儿就是按照四季分为春夏秋冬。常言说:一年四季在于春。春季到了,树枝发芽,草儿返青,虫儿也活了,人身上都觉得舒服,所以春季是万物生发,有生无死。到了秋天可就不同了,草木凋零,秋风扫叶,死多生少。所以万物生于宇宙之间都怕秋天。张珺保自打会武艺的那天起,江湖经验不足,留手的时候也很多;就算杀过人,也是被逼无奈,为救人或为了救己,但是会回过头,其实内心深处还是会对自己进行苛责的,这就好比是春劲儿;也就是刚猛有余,婉转不够,回力的把握就比较一般,打法上是攻大于守。慕长风可就不同了,这个人阴险狡诈,在江湖上纵横了这么多年了。什么样的人没接触过,什么样的人他没杀过,作为一个魔教的五独,自然昧着良心的事,永远也不会少,滥杀无辜这件事不过是小儿科罢了;江湖经验的确也是不可或缺的阅历,在地位提升的过程中,这些经验都是需要的。

    李麟昊的这一喊不要紧。倒是慕长风说道:“没想到,你这小哥可比你精明多了”,张珺保笑道:“哦,是吗?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了呢”。张珺保听了李麟昊这一嗓子,其实他多少自己也是知道的。但是慕成风这么傲慢的态度,也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另外又有人杀过来了,而这个人才刚刚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