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这架势,李麟昊觉得珺保有些危险,这样打下去肯定不是慕长风的对手,肯定会吃亏不可。李麟昊不歇了,刚想飞身过去。但是在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个人飘飘落的来到了自己的面前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少主,这人交给我就好了,您为何非得要自己亲自动手”,一旁的雁秋水劝慰着眼前少年。这人李麟昊是见过的,当初就是被空癫大师教训过的木剑少年。只见那少主说道:“秋水,你且静立两旁,我倒是要看看这人有什么本事。竟如此让父亲劳心费力,不惜大动干戈”。雁秋水赶紧说道:“少主,不要在…”,只见那人训斥一声道:“我自有分寸,难道还需要你来教吗”?雁秋水只能小声嘀咕:“可是教主交代,一定不要在这姓李的小子面前说这种事”。那人眼神一递,分明就是要雁秋水住嘴。

    李麟昊听到了雁秋水说的话,很明显自己的家世和这些人有脱不开的关系,李麟昊本想发作,但是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简单示意的那种微笑似的说道:“还未请教阁下高姓大名,既然是少主的话,那就更希望赐教了。江湖上流传的关于你的东西,可是少之又少,在下实在是很感兴趣”。这种做法,可以让对手看的到自己很镇定,看起来就像是泰然自若的样子。那人忽然也变得有礼貌起来:“家父之名过盛。在下甚少在江湖露面,也是受家父之名。在下自然姓灵,单名一个之字。倒是关于李公子的名字那是如雷贯耳啊”。李麟昊一愣,眼下这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和和气气,但是实则笑里藏刀。

    “那我就更好奇了,我就一个无名小卒,怎么就受得起贵教的赏识了呢”,李麟昊笑着继续问道。“这个嘛,你打赢了我手中这柄木剑,我就告诉你”,灵之虽然一副贵公子的气质,面容俊俏。但是那狡黠一笑,着实令人害怕。再看他那手中的武器,跟上次见到的时候一样,仍然是一把木剑。李麟昊不禁笑道:“不是在下口出狂言,阁下的剑,上次我是有见识过的,未免太易断。还是换一把好一些的为妙”。灵之也是不含糊:“那倒不必,对付你有它足矣”。李麟昊不禁耸耸肩,笑道:“我还是蛮欣赏你这份自信的。来吧,出招吧”。灵之说道:“你先来,我比你大。我且让你”。

    李麟昊心说话:“好小子,上次空癫大师就说了‘一柄木剑,你可要对得起它啊。藏花不语,许是经年后,再无麒麟才。暖花浮月,看一场琅琊变幻!木剑纵马,十载流华过,英才尤倜傥。静影沉香,叹一曲逍遥气概’,但愿你不负此诗句啊”。李麟昊也没有再客气了,麟嘉在手,那是翻飞如龙,这次的风格不同于李麟昊以前刀法的千变万化。本刀是由劈、挂、扫、砍等动作组成,它直接击打对方的头、身、颈、胸等要害部位,由于它的短小精悍,运用起来雷厉风行,使对方防不胜防。其动作多以大劈大砍为主,刀法疯狂,勇猛彪悍,过于残暴的式样,看起来就像是没有章法一样。灵之心说话:“这小子也不过如此嘛!打架毫无章法,父亲还说他是难得一见的奇才,也是搞笑”。

    不过灵之也是厉害,毕竟是受过高人指点,从小到大就一直练习各种高超技艺。他父亲不给他在江湖上露面,也是有其道理的,常言道:“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才是最好的成名之道。再看灵之的一把木剑也是,行如蛟龙出水,静若灵猫捕鼠,运动之中,手分阴阳,身藏八卦,步踏九宫,内合其气,外合其形。剑法以劈、挂、撩、刺、点、挑等为主,风格独特。以武演道,明剑理,尽剑性,人剑合一,“翻天兮惊鸟飞,滚地兮不沾尘,一击之间,恍若轻风不见剑,万变之中,但见剑之不见人”。李麟昊本想假意让灵之看到自己是没有套路的花架子,但是这仔细一看:“也不得不佩服灵之,一把木剑剑法超群,当初败给空癫大师,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是遇上了自己,灵之可就真的不一定会输了”。

    灵之眼看着李麟昊的刀法还是那么狂暴,心说话:“好小子,还真是就这么个打法啊。那我今天就教你好好做人”。灵之眼疾手快,一直对着李麟昊的破绽没有出手,现在他可是不含糊了。灵蛇出洞,只取麟昊的哽嗓咽喉。李麟昊等啊等,终于等到了这个时刻。李麟昊巧妙的避过了此招。紧接着施展刀法的时候,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法中有招如无招,存招式之意,而无招式之形,也就之前说的春秋劲。就这样寥寥数招,灵之可就挂了彩,当然李麟昊也是点到即止,并没有下狠手。

    这可把灵之气坏了,心说话:“好小子,这是在引我上钩呢,故意都是破绽,还真是能装。这也够沉得下心的”。灵之是不开心了,一旁的雁秋水眼看着少主受伤了,赶紧上前劝谏道:“少主,不要和他一般见识。眼前这姓李的小子是典型的胆大手黑的主”。灵之眼神里冒着火,眼下的这个人是在刷他,他可受不了。雁秋水的一席话,他就更加不开心了,灵之朗声说道:“我不用你管了,你就退立两旁就好,眼下我一定要让他心服口服”。灵之这时要跟李麟昊分一强存弱死,真在假亡!把木剑使开了使开了,一剑比一剑快、准、狠,一招儿比一招儿急,招招进逼。李麟昊的一把麟嘉使开了,如同一条乌龙相似,真是神出鬼没,令人难防。两个人各不相让,马打盘旋如同走马灯相仿,一直杀到十几个回合,仍然不见输赢。

    灵之忙将袍袖舒展,带起一阵罡风,周遭的木块拔地而起,于间不容发的瞬间,凝成了木剑大招,这一出,凌厉无匹的剑劲由体而生,劲气四散弥漫,就像无数柄利剑狂风暴雨般的飞卷。漫天飞舞,剑势如网,简直是木法剑阵般的可怕,一般人肯定是要骇于威势的。李麟昊这招他是见过的。他知道空癫大师的破解之法,可是他可没有那种这么强势的气场,也没有那种绝对压倒性的实力。李麟昊不敢怠慢,抽身便撤。

    “小子,我看你往哪里跑”,灵之不由得一声叫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