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剑齐发可不是什么雕虫小技。“一剑:一往无前斩龙剑,万剑归一斩鬼神。两随:两界黑白阴阳眩,阴阳相随长生坟。三追:三生七世谁合欢,永坠阎罗历血咒。四乱:四灵血鼎伏龙奠,困龙阕祭血灵魂。五骨:五巫圣器谁骨煅,镇魔洞前石人身。六合:六合镜旋八卦幻,六合八卦映乾坤”。灵之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着,李麟昊很明显的能感受到灵之操纵万剑的能力与之前见到的,是有很大差别的。

    李麟昊不敢怠慢,逃出一个间隙,眼看着万剑又已经逼近,眼看着就逃不出这个圈了。凝结雷法·六门断空自然是也不敢怠慢。李麟昊也意识到这次灵之使用的招数,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六门断空一出,但是并没有有效的阻止万剑。李麟昊的一把麟嘉刀还在不断的劈砍这些木剑,因为此时灵之的万剑布满了气。所以六门断空对此并不能有效遏制,闯过六门断空的居然不在少数。

    虽然本来李麟昊的麟嘉也是龙飞凤舞,上下翻飞,看起来是但是无奈何,总归是会被伤到的。这时候李麟昊突然记起了空癫大师以身欺近,棍法施展开来,或作枪如游龙扎一点,或作棍似疯魔打一片。那速度实在是常人无法企及,但是眼乱缭乱的战力也不是无迹可寻。时下李麟昊愈发觉得能跟上,万剑的速度了,倒不是说挡得住,而是可以看到了。有的挡不住,但却躲得了。李麟昊并没有手下留情,而是开始往着灵之的方向开始逼近。灵之心说话:“好小子,够狠啊”。李麟昊的想法是:“既然躲是没有用的,那不如还是狂暴一些好了”。

    李麟昊的骤然变招,呼啸着向少年当空罩下。虽然一路披荆斩棘,就像拨打雕翎箭一般。虽然身上早已经伤痕累累了。灵之略略稳住心志,抬头便看见当头罩来的麟嘉。笑道:“难不成你以为,我还会中那同等招数吗?你想学那和尚,你也学不来啊”。李麟昊也是邪魅一笑说道:“谁说我我要学他”。灵之用手中那把木剑就刺向了李麟昊的腹部,而李麟昊劈砍下来的那一刀,却被灵之轻巧的躲过了。

    眼看着木剑快要此到自己的时候,李麟昊也是扭身避过。灵之招招逼近,而且万剑依然不停,李麟昊在招架的时候,终归是有些手忙脚乱。灵之剑法就更加的快了,一招快似一招,一剑猛似一剑。李麟昊不敢怠慢,拼了命的进行招架。灵之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拼命的战斗嘴里还不断说着话:“听说你很牛啊,全教的人都知道你。连父亲都对你刮目相看,搞的我好像都不是亲生的一样”。李麟昊也听的很不爽:“这管我什么事啊!魔教之人,江湖正道对你们是恨之入骨。魔教人人得而诛之,不应当是天理吗”?灵之听完后越发觉得生气,只因为眼前这人,根本就没有认真回答自己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灵之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借这个机会送你上西天好了”。李麟昊嘴里也是很不爽:“MD,当年我们李家的灭门案,跟你们魔教逃不了干系。今天不把你剁碎,再和你们魔教好好清算,我对不起父母,对不起李家的列祖列宗”。

    就在这时,万剑从李麟昊的背后齐齐袭来,李麟昊高声骂道:“烦不烦,你这种小伎俩”。宋山河反身招架,两道圆形白光,霎时间便将万剑挡了回去。没错了,这招正是斩魂刀法的绝技:无极混元门,这是快速旋转麟嘉刀,以万刀形成圆形,借助本身的功法,以气贯力臂打出的防御之门。以前是宋山河的绝招,这是李麟昊当初没有见识过的,但是在这个时刻,李麟昊的感悟到了麟嘉的脉动,自此一招就把万箭齐发破了。正所谓速度产生破坏力,李麟昊的把无极混元门推出去的时候,就见得这个圆形越变越大,越防越大,一时间所有的木剑都过不来了,哪怕是有的过来了,也是被切断了改变方向的碎剑罢了。灵之不免有些惊讶,李麟昊自己对于使出是什么,刚开始也不过是“输人不输阵”的气势罢了。

    灵之刚才一恍惚,就没有从背后攻击李麟昊。而李麟昊手中的麟嘉刀应声而起,刀刃和刀背十分分明,刀绕立圆,贴紧身体,力达刀尖。李麟昊快要刺到灵之的时候,刷地将刀掣回,以为灵之想要入白刃。李麟昊在短暂的时间意识过来了,心说话:“好小子,作为魔教的少主,也是够拼的,也敢空手接白刃,还真是不简单”。李麟昊刀光一转,又直取中盘,那刀法溜的时候,点、崩、截、刺、扎,突击猛斫,窜前窜后,忽进忽退,如生龙,如活虎,一口麟嘉刀走位很风骚,效果很见效。但是灵之手中的也把木剑也是快慢相兼,刚柔相含,练习时要求剑随身走,以身带剑,身藏八卦,步踏九宫,内合其气,外合其形。两人砍杀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不要命了。李麟昊道:“可以吗,身为魔教少主,还这么上道,当真是有些佩服呢”!灵之本性不坏,看着眼前的小子,逐渐的扭转了战局,也不由的感叹道:“看样看中你果然是有原因的,但是今天…”

    这边激斗正酣,那处也是不遑多让。一柄金剑袭来,不由得有些刺眼。慕长风慌忙的躲闪开来,张珺保说道:“你怎么来了,大病初愈的话,还是不要乱动刀枪比较好”。郭香儿也没答话,但是看得出她的脸上满是愤怒,郭香儿剑剑直逼慕长风,嘴里还不停的的骂道:“你这狗贼,还我师叔祖命来”。郭香儿一个女子,剑法却突然变得这么慌乱狂暴,张珺保一眼就反应过来了。香儿姑娘为什么这么激动了,看样昆仑金剑颜舜华,很有可能就是命丧慕长风这个狗贼之手。张珺保也不含糊,本来渐落下风的张珺保,现在也是愤怒异常。两人的联手,这是慕长风没有料想到的。

    “大病初愈,剩下的就交给我好了”,张珺保坚定的眼神,仿佛就像是有着十足必胜的把握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