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香儿哪里管张珺保说的话,哪怕他说的在诚恳,终归是仇敌当前。时下的张珺保可也不管,他当然是不希望看到郭香儿在此再次受伤。慕长风也不急也不躁,仿佛早已经预料到了眼前的这两人会来一样。慕长风笑道:“小妮子,当初,饶你一命。现在又何故跑来送死”。郭香儿骂道:“我恨不得生噙你肉,扒你的皮。让你挫骨扬灰,去给我九泉之下的师叔祖磕头谢罪,方能消我心头之恨”。郭香儿说话的时候,眼泪啪嗒啪嗒忍不住的往下流,那种恨意,隔着很远都能感受到。张珺保忍不住都有些留下了眼泪,不是他不坚强,只是他不知道这短短的日子,她的感情,他感同身受。张珺保心里喃喃道:“也许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可我还是个孩子啊”,张珺保在心里自嘲呢,可是棍法永远是要先郭香儿一步的,她不能受伤,这是他最起码的初衷。

    李麟昊心说话,记得拳谚上说:“单刀看手,双刀看走。”另外一手的时候,李麟昊忍不住的以意贯形,成雷刀。至于李麟昊为什么想要这样做,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了。灵之不由的一怔,心说话:“干哈,这小子,以为用双刀就能取胜”。李麟昊双刀走,看起来就更加毫无章法,但是灵之也反而觉得,好像招架也有些艰难。这使他很不解,灵之不由得问道:“怎么?你还练过双刀,你还真是套路多”。李麟昊手上的活没有停,嘴角划过了一丝弧度,说道:“没有,就是感觉双刀砍起来更顺手,所以就使用喽”。李麟昊愈战愈勇,这是灵之没有想到的。李麟昊小时候自然是吃了不少苦,而且这一段时间的发生的事,一般人感觉十年都凑不齐,每天这么多事情的缠绕。

    就在这时变单刀时,右手持刀,左手必须追随右手腕,与之配合,或按刀背,或置头顶上,其意在于。相敌之机,作换把用。例如与敌交战,我用刀拨开敌械,左足在前,右足在后,此时右手刀不利于击远,唯有将刀移交左手,猛力刺进,方能便利制敌。但是,梅花刀法以其“舍身单刀”和“刀走黑,刀如猛虎”而擅长破其他武器。所谓舍身、如猛虎,是指奋不顾身,勇往直前,其气势已先声夺人;而走黑是指乘敌侧门而进,善于乘虚而入,是有勇知方的意思。李麟昊这套梅花单刀正是空癫大师所传,在身法上轻、圆、飘、倏;轻则灵变敏捷,有生龙活虎之态;圆则转动自如,有闪电旋风之妙;飘则进退迅速,有飞箭流星之快;倏则左右突忽,有鬼没神出之奇。为达此目的,在演练梅花刀时必须有假想之敌,做到“有形剁形,无形剁影”,临敌时方能做到“敌虽千变,我心归一”,从容应付。李麟昊这胆大手黑敢招呼的劲头一上来,灵之可就有些架不住了。灵之还在招架的时候骂道:“你这小子是愣头青吗?只为了攻,连受都放弃了”!但是此时灵之说完话的时候,才发现李麟昊的眼睛里开始冒火,就像是野兽幽幽的冒着蓝光。李麟昊的嘴角挂着痞笑,仿佛根本句不听人言一般,但是嘴里又愣生生的吐出了几个字:“那又怎样”!

    “休伤我主”,说话的人,李麟昊不认识,当然他也不想去认识。李麟昊发了疯一般的开始进攻。一旁的雁秋水也是吓了一跳,但是她又不敢动手,她不是不知道自己少主的个性,最怕的就是没面子,特别是给她交代了半天之后,要是再贸然出手,少主回教的时候也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来的人,谁呢!十二散人之首,独锏火拳南怀南重楼。灵之不由得一怔,但是南重楼也根本没有听见灵之之前对雁秋水所说的,所以一看这种情况,灵之也不好刻意去发作什么!

    南重楼手中的一把锏,长四尺,锏把为圆柱形,尾短有一小孔,穿孔处好像系着一套护身符。锏把前有六边形铜护盘。锏身呈六棱形,尾部粗而丰。锏顶端粗为一寸。平棱锏亦有单使,单使之锏粗有二寸。锏之由来,与剑为同时;至二十四法之出,则在秦汉以后,创自何人,亦不复可考;惟以短兵利于步战之故,后人多有习之者,即今南北拳家,类能娴之;亦正如单刀軮鞭之携带便利,可随身防护也。惟锏无单用,法重双行,故后人有雌雄锏鸳鸯锏等名,亦矜奇胘异,增减原有之二十四法,而另立门户者;然终脱不了此母法也。但是南重楼却不一样,使用独锏在江湖上早已名声大振。南重楼也是有手段,一时间和李麟昊缠斗在一起的时候,两眼冒着蓝光的李麟昊竟然也有些猝不及防。“小子,这里岂容你猖狂,今天你南爷,就教你怎么做人”,南重楼说话时候,也是有意要引开李麟昊的视线,毕竟李麟昊刚才真的就向猛兽一般,要把灵之吃掉才甘心的感觉。南重楼的一声吼,李麟昊的野性上来后,也没有搭话,冲着南重楼就一刀猛似一刀,疾风骤雨,杀气如狂。

    “好小子,真是够残暴的刀法”,南重楼和灵之不一样,在江湖上闯荡了这么多年。他一眼就能看得出李麟昊这小子可不是没有刀法根基。看似毫无章法的攻击背后,其实是对学过的那些东西,进行一个杂糅贯通,从而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战斗模式。老江湖的南重楼自然是反应迅速,独锏刷的翻出,和麟嘉相接的时候,一转手想要一个绕指柔就朝向了李麟昊的手。那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李麟昊不由的一颤,而后立马收手。李麟昊抽的太急,不由的重心一失,但还是稳住了。南重楼立马又欺身近前,李麟昊有些惊讶,本能的倒退。可是那一锏下来的时候,李麟昊马上用刀格挡,阵的李麟昊是手掌发麻。就在这时,南重楼的手一甩手中的独锏不由得扔向了天空,李麟昊本能的看了一下。就在这刹那,南重楼咔嚓折到了李麟昊的手腕,李麟昊不由得疼的松了手。南重楼可不管这么多,李麟昊疼的直咧嘴,还没有机会来得及防守。南重楼顺颈提顶,松肩垂肘,畅胸实腹,立腰溜臀,缩胯合膝,十趾抓地。“滚钻争裹,奇正相生,走转拧翻,身随步走,掌随身变,行走如龙,回转若猴,换势似鹰,威猛如虎”,一套八卦连环掌下来,李麟昊不由得从胸口的血往上涌,然后嘴里吐出了鲜血,李麟昊笑道:“好生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