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重楼不由的一惊,心说话:“这小子不会傻了吧,都成了这个样子”!但是李麟昊咂了砸嘴边的鲜血说道:“味道也不错”。李麟昊现在的状态,说句实话,虽说是已经暴露了野兽的个性,但是并不是完入魔的状态。而是逼着自己进入此种状态,因为他知道这样就会更加在实力上进行一个提升。南重楼的一连串的攻击,让自己不由得想起了薛礼,然后说道:“老爷子,你这一招很像薛礼嘛”!南重楼自然也是知道白虎将薛礼的,南重楼笑道:“少年,你是想打架。还是有意来拉拢老夫的,这我可不吃你那一套啊”。李麟昊也是一笑:“晚辈从见过薛礼,说实话。这招我也常用,不过今天也是领教了阁下的高招,等下我一定还回去”。南重楼也是实打实的汉子,没有那么多奸邪之道,一脚就把麟嘉刀踢到了李麟昊的面前说道:“好啊,再来”。

    也不知道李麟昊是怎么撑着这口气,本来都已经伤痕累累,流血过度了。虽然说吃了张珺保带的药,但也不能在这样扛下去啊,要不然一旦倒下,真不知道要休息多久才能醒来,或者永远就再也醒不过来。李麟昊把刀一横,以气凝力,以意贯形。嘴里还念着要诀:“吾想夫北风振漠,胡兵伺便,主将骄敌,期门受战。野竖旄旗,川回组练。法重心骇,威尊命贱。利镞穿骨,惊沙入面。主客相搏,山川震眩,声析江河,势崩雷电。至若穷阴凝闭,凛冽海隅,积雪没胫,坚冰在须,鸷鸟休巢,征马踟蹰,缯纩无温,堕指裂肤。当此苦寒,天假强胡,凭陵杀气,以相翦屠。径截辎重,横攻士卒。都尉新降,将军覆没。尸填巨港之岸,血满长城之窟。无贵无贱,同为枯骨。可胜言哉!鼓衰兮力尽,矢竭兮弦绝,白刃交兮宝刀折,两军蹙兮生死决。终身夷狄,暴骨沙砾。鸟无声兮山寂寂,夜正长兮风淅淅。魂魄结兮天沉沉,鬼神聚兮云幂幂。日光寒兮草短,月色苦兮霜白。受之我命,嗜杀成魔”。

    刀法?风雷受命可能之前都没有这么强过了,因为这是李麟昊完整的第一次把要诀全部说出来的也是十分的少见。一瞬间这就产生在两人不大的空间内,风雷大作。似乎连落脚的的地方都找不到安宁之地;风雷犹如呼啸而过的年轮,犹如要带走时间一般,在尽情撕裂空间的裂痕,发出着咯吱咯吱的声响,那种声音就像刮玻璃一般尖锐刺耳,又像是轰鸣爆炸般惨绝人寰,威力这么巨大,李麟昊自己也是吓了一跳。

    旁边还有些卷入风雷受命之中,残存的狼啊、虎啊,当然还有半残的教众、飞虎军之类的。就在这个刹那,他/它们全身感知集中在瘀塞部位,一瞬间思考停滞,身体本能以该部位为核心卷曲。呼吸渐渐无力,死亡本质是因为机能停止而造成的缺氧。睁着眼睛也什么都看不见,在黑暗吞噬全部视野的过程中领悟极静,只能听见自己的最后呼吸。短暂痛苦抽搐过后感知消退,进入假死状态。此时看不见,但能听到外界微弱的声音,极欲表达回应却无能为力。一切尝试努力最后化作无奈,流下最后一滴眼泪,坦然承受“死”的真相。这的确是非常骇人的东西,风雷受命中的生灵,没有存活的余地。一瞬间的惨像纵使是使用者本身也是不由的有些忏悔,但是眼下可管不了那么多。眼下的人是谁,魔教十二散人之首,论功力可是五独中最强的都未必有他强。不拿些真本事出来,怕是小命都保不住,李麟昊的眼里幽幽泛着蓝光,犹如猛兽出笼,誓要狂暴厮杀。

    南重楼也没有含糊,收起手臂摆出准备挥拳的姿势凝力贯形,用双手创造一圈一圈的大火,就像波浪一圈一圈展开一般。就在火速聚集的过程中,那火焰制造释放型螺旋状空间扭曲,似乎有点像巨大的电光毒龙钻一般。随后向此空间吐出火焰,故火焰可随之以螺旋状打击很大范围内的敌人,而且火焰的扩散速度非常快,普通人基本无法躲避。这一招火法,名为“火魔乱舞”。迎着风雷受命就过去的火法也是残暴,席卷进来的那些东西,自然是惨上加惨。李麟昊直接跟进,他知道按道理风雷受命一定是会强于这招火法的,因为他是莫名的自信;当然就算是不能完全挡住火法,至少也是互相抵消的。李麟昊猜测的没有错,倒是南重楼一看:“咦,这小子怎么消失了”。说时迟,那时快,一把麟嘉当头就来,南重楼虽然起手慢了,但是那锏还是迅速的挡了出去。李麟昊二次扳刀头,献刀,南重楼再次挡了下来。两人格斗一错身,李麟昊使了个“侧跨雕鞍抹丘斩”,南重楼反应极快,迅速再次招架格挡,就听嗑哧一声,李麟昊沿着锏的杆身,顺势就想捋下来了,可是那可是锏啊,并不平滑,根本就是要卡住了。

    啪啪一连又是两掌,李麟昊还没反应过来,南重楼又在他身上打了几掌。但是李麟昊并不傻,别开李麟昊受了这这么多拳,他可是知道,决不能就这么白挨了。当然他也知道这南重楼确实厉害。受了几掌后一把麟嘉刀弹指间,李麟昊运刀疾刺,时间角度拿捏得精准无匹,刀锋彷似贯注全身功力感,啪的一声,拿着锏的南重楼被震得虎口发麻,南重楼不由得惊呼:“好刀”。李麟昊笑道:“那是,这可是当年宋老前辈的刀”。南重楼不由的一怔,叹道:“莫不是风魔怒刀——宋延肇的麟嘉”。李麟昊答道:“正是”。南重楼不由的是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恐。

    李麟昊没有放过这一丝机会是身捷步灵,随走随变,与对方交手时身体起伏拧转,敏捷多变。拳谚说它“形如游龙,视若猿守,坐如虎踞,转似鹰盘”。立马左右手拉开架势,弓步上前。左脚左拳在前,右脚在后,右拳置于右肋旁,虎口向右。而后进步,左脚向前蹚而进,右脚随之跟步;两拳一出一入,接连不断,势如连珠箭。每掌发出,皆要以腰作轴,周身一体,内外相合,外重手眼身法步,内修心神意气力。南重楼这下倒好,短短这一会,受了八八六十四拳,李麟昊那是拳拳到肉,没有留手。李麟昊这进退有度的架势,还着实把刚才说的话,都找补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