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重楼这一口老血可就喷了出来。“大哥,你没事吧”,过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祝悟能。眼看着南重楼伤成这样,远在一旁的他看见了,不由得就过来了。南重楼不由的说道:“没事,没事,身子骨果然是有些老了,还是要多运动一下,才能和这些年轻人好好交手啊”。“可是,你的伤”,祝悟能不由的担心被各大派围攻时受的伤,另外就是当年的旧伤就没有痊愈过,这绝不是一件好事。祝悟能想朝李麟昊使眼色,才发现面前的李麟昊眼里幽幽的冒着蓝光,那种感觉邪的狠。

    “好了,好了,你不要管那么多了,眼下我连这个毛孩子都不能解决,我在江湖上还怎么立足啊”,南重楼不耐烦的就把祝悟能推到了一边。祝悟能也不好说什么,既然自己大哥发话了,那也只能从命了。李麟昊是看到了祝悟能和南重楼的关系,虽然现在脑子充血,但也不至于没有个分寸。然而李麟昊又转念一想,心说话:“还有空担心别人安慰呢,自己小命能不能保住不说,还真把自己当做强无敌了”!

    南重楼一把独锏抖开,好像是火法开始贯穿在了锏之上。李麟昊这一看就直接有些懵逼了,因为他觉得火法和其他功法不同,它的杀伤力合风法和雷法是有本质性区别的。对也是是风法和雷法有切割的能力,而火法更像是大规模的烧杀能力。也就是范围越大,所占据的杀伤也就越广,单纯把他聚于成形,反而并不是一件好事。这件事李麟昊至少是听过师父说过的,所以他看不懂现在南重楼玩的是哪一出。但是李麟昊忽而就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大对劲的东西出现了,慢慢的才发现原来南重楼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李麟昊和南重楼都步入了一个火圈之中。而且让李麟昊开始感觉到手心在出汗,而且有些挪不动步。李麟昊这才意识到,南重楼的火法的效果,是在局部时空禁锢,并成为一个火葬场,这样李麟昊就会显得非常被动,就像是被用了定身法一般。

    “燕云扬沙,火种血祭着征旗,无我无敌;秦川飘雪,重锏沉眠于池底,无痕锏意;荆湖泛泽,戾气弥散在空气,追风一击;东越飞花,琴音旖旎出旧城,清心悬玉;襄州流云,浮尘轻扫过太极,驱影无迹。”南重楼嘴里开始呢喃的时候,李麟昊大呼不妙,但是手脚却怎么都不听使唤,而且感受到非常大的压强,那劲道就是像是万斤枷锁缠身。李麟昊纵有一身本领,也没法施展,徒呼奈何。重锏来袭,这重锏火法确实本不应存于人间,李麟昊觉得只是无尚的本领,要是中了这一招,那是必死无疑。南重楼的强大的火法使用出来的火锏,就像一个擎天巨柱一般,要是砸下来肯定会不砸死也会就被烧残了。南重楼说道:“好小子,快快想想办法,要不然小命可就丢了哦”。李麟昊心说话:“我也不是不想啊,你这个都把我都给我定住了,想使用功法都用不了”。

    就在这个时候,李麟昊老远的就听见有人在背诵:“万变犹定,神怡气静。泰山崩左,面不改色。麋鹿兴右,目不转瞬。忘我守一,六根大定。心无旁骛,意无所念。人挡杀人,佛阻杀佛…”李麟昊不由的一声惊叹:“灵芸,这是灵芸的声音,怎么突然被送起了心法”,就听有人喊道:“背啊,背啊,要不然怎么能赢”。李麟昊喊道:“背这个有用吗?马上就大难临头了”。但是李麟昊的声音并没有传出去,因为外面传进来的声音还是说不停的背啊背啊,李麟想到:“那就死马当作活马医吧”。说来也是奇怪,李麟昊感觉好像手脚居然有了感觉。就在这个刹那,那巨锏就像如意金箍棒一般开始排山倒海的砸来。“操天道、化两仪,生阴阳、转乾坤,应赦令。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法由心生,生生不息。乾坤无极,风雷受命;龙战于野,十方俱灭。伏化天王,降定天一”…刀法?降定天一,说来也是奇怪,李麟昊并没有感觉这刀法有什么太出色的地方,好像就是刀变得又锋利了一般。但是也感觉浑身都有了气力一般,瞬间觉得有种满血复活的感觉

    但是在不远处的南重楼可是看的清楚,心说话:“这小子要是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宋延肇的境界,那真是太可怕了。不知教主是怎么想的,但是此子不能留啊”。可是李麟昊等会却突然发现了其中的奥义。因为在这方圆三米,直径六米见方,出现了乾、震、坎、艮、坤、巽、离、兑的八卦,冲天的光柱迎着那重锏就顶了上去,就算那重锏有十万八千斤,也压不垮这八卦形成的保护,还有就算天上流火,也没有对李麟昊造成伤害。李麟昊挡住了此招之后,眼看着南重楼还没能收锏,就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冲向了南重楼。

    哪知南重楼不躲不闪,李麟昊人到刀到,但是李麟昊却突然又傻眼了,因为南重楼活生生的在他眼前消失了。只听啪的一拳,李麟昊被一拳打到了下巴飞了出去。李麟昊不由得一怔,叹道:“什么情况,消失了”?李麟昊还在想呢,南重楼的重击可就又来了。李麟昊说道::“阁下,居然能做到消失,当真是好功夫”。就听的一圈围住的这火圈中,有人叹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少年郎。我不过是速度超越了你的肉眼罢了”。李麟昊倒是笑了,说道:“非也,非也,纵观天下事似乎无坚不破,唯快不破。可是以慢打快,以静制动,四两拨千斤,又不是没有。所以快慢结合方为王道”。南重楼道:“这是谁教的你,简直就是一派胡言,你觉得你能跟得上我的速度吗”?

    南重楼所言不虚,李麟昊的确是多面受敌,不停的中招。李麟昊没有多说话的意思,他是希望把自己的平心静气,以便能捕捉到南重楼发起的攻击。就这样过了二十余回合,麟昊是有的挡住了,有的没挡住。“看锏,今天你必须死”,南重楼大喝一声的时候,李麟昊没有在闪躲,而是嘴角漏出了一抹邪笑。南重楼声东击西般的袭来,啪的一声,有什么东西就折断了,伴随着一声惨叫,这场对决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