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店的时候,自己带来的人很多,令他都没想到的是。当时昆仑金剑颜舜华却出现了在同一家点中。好巧不巧,不是冤家不聚头,就在这个时候遇到了昆仑派的人。灵之大为震动:“老先生,已经多年没有在江湖露面了。江湖上的高手之多,父亲一直叮嘱我小心才是啊”。但是旁边的柳精阳可就杀了眼,这是遇到师叔祖了,必然是要被清理门户。虽说跟着通天教的这么多人,但是他老人家也不是不敢下手啊,柳精阳下意识的就往人群里面躲。

    “六师弟,你还活着啊。太好了,快过来”,伍鸣禅第一个把姓名给喊出来了,伍鸣禅当时和师兄弟们是一起看到柳精阳被活活的折磨至死,现在见到的时候无疑非常的欣喜。都忘了柳精阳已经站在了魔教的那一边,而且伍鸣禅这个人比较直,所以都没有考虑到往下的后果是怎样。伍鸣禅这一喊,本来没有注意到柳精阳的颜舜华突然也就意识到了,有些东西是不能避免的了。本来昆仑派就是在围攻的时候,已经没有占到了什么便宜,眼下的这个状况还有叛徒在别人阵中,怎么说也没有退让的余地了。但是颜舜华还是按耐住自己的脾气,因为对方人多势众,更不是等闲之辈,他道:“老夫和通天教素无恩怨。至于和贵教近期的冲突,我也无意观瞻。只是阁下阵中,有我昆仑的门生,这我不能不管”。颜舜华说话不卑不亢,底气十足。灵之也是不由的为之一震。

    “少主,这可是昆仑派为首的,看那风姿当为金剑——颜舜华。我们现在不宜和他发生冲突,不如把人给他得了”,慕长风才开口讲的时候。灵之就打断了他,但是却有人声音非常急躁的说道:“少主,你一定要护佑小的我啊,我这师叔祖可不是好惹的的主,全昆仑派没有不怕他的”。灵之心说话:“你小子这就张嘴了,这不是自己想要送的节奏吗?”灵芝陷入了沉思中,宋灵芸笑着喊道:“喂,回忆的怎么样了?要这么久吗”…“颜老前辈,虽说他曾经是您门派的,但是他现在皈依了我通天教,于情于理,我都不能把他交给你”,灵之一方面是不想交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凭着通天教来了这么多人,也不怕区区一个金剑。灵之是忘了,那天他被空癫大师支配的恐惧,当然他也不知道眼前的颜舜华到底拥有着怎样的实力。

    “阴兵过境”,虽然林诗雨处于疯狂的战斗状态,但是还是能默默的感受到臭小子有危险。李麟昊在那晕倒那,林诗雨看了又看李麟昊的身后,若有若无的出现了一些东西。而且周围还没有人护佑李麟昊。且看那士卒如云身上都是白盔白甲,队伍势如蛟龙。再看那旗幡雄如虎,个个迎风飞扬。阴兵们个个威风凛凛,人人杀气腾腾。兵对兵,将对将,各分头目使深机;枪扎枪,箭迎箭,瞬间感觉那阴冷的气息犹如一顿山呼海啸版般的就杀了过来。感觉这气势势必要杀得翻江搅海,昏昏暗暗迷天日不能止;不亚如拔地摇山,密密匝匝撒风沙。迷天杀气乾坤暗,遍地血染阴阳昏。林诗雨喊道:“不好,臭小子,不能就这么挂了吧。臭小子,臭小子”,她急的都快要哭出声来,但是眼下苑丹若缠着她,她却怎么都不能脱身,因为苑丹若的实力着实在林诗雨之上。

    且看李麟昊鬼使神差的就站了起来,眼睛貌似还是闭着的。这时的李麟昊可不管那么多,只要有人靠近那是定斩不饶。一把麟嘉刀挥开了,就算是普通攻击下,也能持久的造成大范围和高伤害。不论是让骁骑还是一般数量的杂兵,基本是碰着死、挨到亡。且看鬼兵一骁骑,直冲李麟昊面门而赖。一招火法·烈火盘龙烈焰腾腾,那人手中还有一柄大斧旋转式挥砍,想着李麟昊怎么也不可能躲过这两重攻击。李麟昊大喊一声:“QNMD,爷爷我人都不怕,还怕鬼不成。我怕你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李麟昊咆哮着,一招白云盖顶,冲锋技能直接强起,沿途造成大量伤害的同时无视了烈火盘龙,“雷法·麒麟”,李麟昊大吼一声的同时,一直凝而不聚,散而不发的麒麟可就暴走了。只见的光芒冲天,哀鸿遍野。混合夹杂着乱七八糟声音的嘶鸣,使得耳膜都格外的痛疼。而那个骁将自然也被这一击大的灰飞烟灭。李麟昊是杀得兴起,但是他压根就不知道谁在攻击他,当然或许连李麟昊自己都不知道眼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林诗雨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李麟昊就像是中了蛊一样,虽然说靠着本能还在不断的厮杀,但是这绝不是一好事。发动攻击的人在暗处,这时闭着眼的李麟昊根本就没注意到的存在。但是眼下的林诗雨可就反应过来了,能使用此等招数的不是别人,正是鄯楼蓝。而且这等招数,也正是因为这种副作用,才导致虽然鄯楼蓝可以做到祖师爷上身,但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用蛊术的时候,把李麟昊也能带入魔障。林诗雨可是对此事有过了解,眼下的这个状况,她不知道鄯楼蓝是出于什么目的又开始这么做的。心说话:“这鄯楼蓝不该是在刚才的战斗中就已经奄奄一息了吗”?“诶,你还有空胡思乱想呢,现在都什么时候了,看我喜欢你,你就可以欺负我是吗?”苑丹若反而有些小脾气了。林诗雨道:“姐姐,我问你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喜欢女生呢’?”苑丹若这时也说了一句话:“你为什么会喜欢男生呢”。林诗雨觉得这句话有些莫名其妙,张口就道:“这不是太天经地义的吗”?苑丹若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那我也是‘天经地义’的你懂吗”?

    “你为什么就不能放我一条生路呢?我现在有很着急的事去做”。林诗雨其实没觉得这句话会有效,因为她本身只是想转移话题的。哪知道苑丹若真的就放了手,林诗雨的一席问话,使她似乎进入了沉思的状态。林诗雨一声谢过,立马就奔着李麟昊的身边去了。“你没事吧,你醒醒啊”…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他仿若没有了呼吸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