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东隅本来就是好战的主,第一个就冲到了人前,可是他面对的是颜舜华啊。颜舜华手起剑落,阮东隅都没有看清颜舜华使用的什么招数,一瞬间头上的发髻都被削去了。颜舜华这不出手没事,一出手可就让人看出来了。因为楼上此时还有一拨人,正是水火双煞他们,刚才才吃过颜舜华的亏,眼下他们也都没管这件事,偷偷的看着好戏呢。店里的掌柜的本来想管一管的,但是眼下这剑拔弩张的气势,掌柜的可能这一辈子都没见过,倒是张珺保和林诗雨心诚,因为化妆的原因,以及挨着掌柜的近,而且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不在他们身上。张珺保说道:“掌柜的,这是我俩身上为数不多的银票,赶紧走吧。要不然别说店毁了,我怕这个镇子都不能留下多少”。张珺保一句话点醒梦中人,那客栈老板倒也是能分得清利弊。小声说道:“银票,我就不要二位的了。既然您提醒了我,我奉劝二位也迟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掌柜的风卷残云,拿了店里的一大把银票就开溜了。

    颜舜华手起剑落吓了别人一跳,可是没等颜舜华有任何的下一步举动,突然砰的一把短匕首就插入了他的后背,伤人的不是别人,正是戚流火,只见戚流火在颜舜华的耳边说道:“师叔祖,当做没发生不就好了吗?魔教这么多人,就算你武功再高,你最多能护你和香儿周全,那我们呢,等下被杀了也没人收收尸,所以我建议我们不若一起加入通天教好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郭香儿怎么都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戚流火可是众多师兄弟中和他关系最好的。颜舜华虽然受伤了,但是并没有被这吓到,却突然的笑道:“流火啊,你有的你的想法也没错,可是我们昆仑派的面子可挂不住啊。”电光火石之间,就见戚流火已经被削去了左臂,要不是慕长风帮着戚流火去阻挡的话,戚流火就早已经人头落地了。郭香儿不怠慢,立马就上前和刚才被削去发髻的阮东隅战在了一起。阮东隅本来想偷袭,然后找回些颜面,郭香儿的这一阻拦,他可没有留情巴不得多找几个人试试手呢。伍鸣禅一看歹人都向着自己的小师妹下手了,没能闲着。冲着阮东隅就过来了,魔教的教众自然也不怠慢,就这样昆仑派和魔教就已经杀在了一起。

    “还没有回忆到重点吗?”宋灵芸轻轻的在灵之的耳边喃喃道:“就没有发现雁秋水到底有什么异常吗”?灵之说道:“能有什么异常,平时主要就是她护我周全,那天我也记得她就在我身旁罢了,帮我伤了不少人”,宋灵芸笑道:“你说的也是,那你就没看看她伤的人都是什么人吗”?灵之说道:“所有近我身的人,不都是格杀勿论吗?这就是家父给她的命令罢了”。

    宋灵芸说道:“我看未必。当日你们通天教和昆仑杀在一起时,魔教五独有四独前去力战颜舜华,唯独雁秋水不动如山,所谓的护你周全。但是众人皆知,若是使得五行阴阳阵,在昆仑教没有其他高手在场的状况下,还受了重伤的颜舜,不仅可以消灭,而且想必生擒都不是问题,若是能你通天教所用,岂不美哉,这是其一”。

    “其二,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在一旁看的更清楚,雁秋水首杀的不是别人,正是柳精阳,你可能都没来得及注意,或者都没有想过柳精阳被杀了。也许事后回忆的时候,不过就是死于乱战之中,这一句话就带过了”。除了雁秋水以外,魔教的四独和颜舜华打的是非常的激烈,一旦把功法使出来之后,整个客栈,根本就被摧残的差不多了。幸亏张珺保和林诗雨再通知的老板的同时,这边也已经快速的收拾好准备逃离了,可是时风云一心恋战,喊道:“敌人就在眼前,不得不杀之”。时风云指向性很明显,他想杀的人正是雷恒这群人,但是张珺保不由的拖着他说道:“时大哥,现在是的确不宜动手。且不说辽狗人多势众,等下要是在和魔教这些人交手,那肯定是得不偿失”。时风云这才作罢,但是眼下的战火蔓延,可是连楼上的水火双煞也都被伤及到了。祝冥那火爆脾气不能忍,而且刚才还吃了颜舜华的亏,他自然心里咽不下这口气。

    但是梅棨戟这个人呢,又是不喜欢辽人,本来围攻着颜舜华好好的,眼看着祝冥就来了,这就混战更加的麻烦了,就像是一场大家都是仇家的那种无法闭合的环,捉对厮杀的状况又在这里重演了。更巧的是祝冥是火法,江湖人称火法修为卓绝。而梅棨戟呢,他是水法,自古水火不相容,当然祝冥和共玄二人可能除外。梅棨戟可就看不上眼前祝冥,这个辽人的走狗了,一招水法?虐鬼魍魉就奔着祝冥去了。且看这一招,那犹如江河之水的泛滥,水法具象的魑魅魍魉,夹裹着般席卷的洪水冲击起来,整个客栈那还有什么容身之处,而且这个小镇,怕是都已经淹没在了这些人狂暴的厮杀之中。狂暴的虐鬼魍魉在强烈的冲击下回旋激荡,那肆虐恐怖鬼怪版翻腾的汪洋真的让人有些猝不及防,稍微一般的人怕是早就会肝胆俱裂了。祝冥没有含糊,跟魔教五独对上了,也想着要好好打一场,一招火法?法钵焚尽,迎着虐鬼魍魉就去了,水火不相容。而且这法钵焚尽是攻中有防,防中有攻,二者相撞的时候,那轰鸣刺耳的呼号,整个小镇都荡漾在了这种恐惧中。

    梅棨戟轻蔑一笑:“没想到居然,你这辽人的走狗,还有点瓷器活嘛”!祝冥也是立马会骂回去的:“没想到你这灵君然的马儿,也有两把刷子吗”?两个人言语上都不含糊,手上的功法就更不含糊了,可是共玄知道,眼下祝冥哪里是梅棨戟的对手啊,通常只有水火双煞的默契无间,发挥的才不止是两人的实力,但是共玄却陷入了迷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