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婷稍微的有些顾虑,但是林诗雨没有在意。(书^屋*小}说+网)当她把药喂下去的时候,一时间的李麟昊并没有醒来。白雪婷说道:“等下有人发动蛊术的时候,体内的药和他发生了共鸣,他就一定会醒来的”。林诗雨只能将信将疑的点点头,眼看着眼前的白莲花好像陷入了苦战,不由的惊声问道:“我要上去救小姐姐吗?看着她好像陷入了苦战”。白雪婷很难察觉到的眉头一皱,说道:“切勿轻举妄动,现在去救她,她非得气炸了不可。倒是我看这阮东隅跟之前很不一样了,怎么就感觉吃了什么药,居然有了这等实力的提升”。

    林诗雨也是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眼看着他实力的凶残,倒是和臭小子入魔之后战力暴增的状况有些像?但是…”白雪婷不由的问道:“但是什么”?“但是听我爷爷说,臭小子是麒麟转生,所以他天赋异禀,而且精血不同于常人,所以会产生兽性这件事,也是无可厚非的”,林诗雨本来想支支吾吾的,但是眼看着白雪婷他们这么救援自己,就毫无保留的把这些全都说出来了。白雪婷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只有一个解释了。这阮东隅可能以白虎血作为提升功力的东西了”。林诗雨说道:“不会吧,白虎现在应该是安然无恙的”。白雪婷眉头一皱说道:“不杀白虎就取不到白虎血了吗?只要白虎愿意不就成了”。林诗雨喃喃道:“居然还可以这样,您说的有道理”。

    而这时的李麟昊在干嘛呢?虽然他一直没醒来,但他却一直在做梦,梦见自己的是一名武夫,而且和李家村小时候的哥们几个正喝着酒呢。在梦里呢,刚开始就是学艺不精的状态兄弟几个都瞧不起他,这个和小时候李麟昊的本事可是反过来的。但是梦里呢他胆大手黑敢招呼敢招呼啊,虽然这些本事是跟张珺保学的。一天他和哥们几个喝酒,哥儿几个都交过手,但是呢自己是一员福将,其他几个人总是莫名其妙的输给了自己。今天哥儿几个聚一起,又喝多了,就说麟昊没本事,麟昊可就不服。李麟昊就说:“李闯,你别以为你李闯怎样。你的武功高,艺业出众,在镇上你们比武争第一,你与炎纶拼命争斗,你也没打了炎纶一拳,连根毫毛都没动吧!我,老子李麟昊在家门口,未走三合,我一把抓住了炎纶,啪、啪、啪就是三巴掌。炎纶不是在这儿吗,你问问他是真是假?”

    炎纶喝了口酒说:“有那么回事儿固然不假。但有一样,你打了我三巴掌,也不是你的本领好,那是你蒙的。”李麟昊急得直嚷:“你们怎么不说理!你们露了脸是本领好,武艺高强,我露了脸都是蒙的。姓炎的,你不是不服吗?咱们当场较量较量!我让你们几个都掌掌眼神”。一旁的李闯、张彪自然也是等着看好戏呢,这炎纶当然是第一个跳出来不服:“比试比试?你敢就行。”李麟昊抄起一支单鞭来:“炎纶,你过来吧!”炎纶就抄起了大环朴刀。李麟昊把单鞭往左胳膊上一架,炎纶用刀便砍,李麟昊往右边一闪,炎纶一变手腕子,大刀横着砍奔了李麟昊的脖项。李麟昊用了个霸王亮甲式,用鞭封住了炎纶的大刀,伸左手一抓,把炎纶大刀上的刀环子抓住了,右手抽出鞭来就打。炎纶吓得大刀不要了,撒腿就跑。李麟昊问:“这也是蒙的吗?”说得炎纶一语不发,可还是不服,又换了条大枪跟李麟昊比试。也是不到三个照面儿,枪被李麟昊抓住了。

    连着换了好几样兵刃都被姚期夺了过去。炎纶这才佩服李麟昊,他说:“麟昊啊,不对,昊哥,你的鞭真好,我是佩服了,能够传给我吗?”李麟昊笑道:“叫我教你也不难,可不能一说就教。”炎纶说:“我得请你喝酒?”李麟昊心说话:“你们哥儿几个都说我没本事,那我不好好为难你们一番,那也真是对不起我自己”。想到这,李麟昊就说到:“我也就那点出息吗?就喝点酒就能把我收买了。俗话说‘能给万贯钱,不把艺来传’。你要学我的能为,那得用真情实意来换”。炎纶说道:“虽然说我们平时哥们几个会逗你,但是昊哥,我们对你都是真情实意,绝没有半点虚假,不然的话,我可以赌咒发誓”。李麟昊笑道:“这点我相信,不是假的,但是不是就是这样就行了”。炎纶不禁困惑的问道:“那昊哥你是什么意思?只有你说,上刀山、下油锅,我都去做”。

    李麟昊邪魅一笑说道:“那倒也不用…”,他刚想把这些痛快话都说出来呢,就感觉到有什么在唤醒自己了。李麟昊醒来的时候,面前的正是林诗雨,而是林诗雨看着他醒来的时候,早已哭的是泪流满面。李麟昊问道:“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傻孩子你怎哭成这个样子,我就做了个梦,你也不至于这样子吧。”林诗雨哭着骂道:你已经昏迷了几个时辰了,而且是没有呼吸的状态,那感觉就跟死尸没有什么区别”。李麟昊说道:“不是吧,我就是感觉自己累的需要休息罢了。而且以后无论我会变成怎样,你一定要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坚强,才能对得起这个世界的真正样子。答应我,好吗”?林诗雨骂道:“有你这样安慰人的吗?你TM不准死,我们的约定呢?你必须亲手去完成”。“好了,打扰你们二位了,但是眼下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终南山后,活死人墓,神雕侠侣,绝迹江湖。这句话我永远记得,当时前辈走的匆忙,还未请教”,李麟昊当时一直急着去请教她的姓名,但是因为当时也没有来得及去说,最后陆神医也没有来得及告诉,中还发生了那么多曲折的事,林诗雨骂道:“这是白雪婷姐姐,说到底还是家父得故人呢”?李麟昊不禁暗暗思忖道:“没想到林叔叔不显山不漏水的,这样看起来的话,实力很有可能不在师父他老人家实力之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