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小子,醒醒。你想什么呢?现在有急事找你”,李麟昊的思绪就这样被白雪婷打断了,白雪婷接着问道:“小子,你睡去的这段时间都怎么了呢”?李麟昊这时才一拍脑袋说道:“说道,我刚还在想怎么折磨炎纶那小子呢?比如让他知道我爱吃什么,他就经常地给我买什么;我一看茶壶,他就给我沏茶;我一看酒壶,他就给我预备好了美酒,端上来酒菜,一杯一杯地给我斟,陪着我说话儿,找我爱听的说。他要是这么伺候我,说不定我哪天高兴了,就把这本事传授给…”“瞧把你给能耐的,是不是你随便看上了哪个美女,他还要给你抢来不成谁要听你说这些,在梦里还在醉生梦死呢”,林诗雨没有多说话,眼角瞥了李麟昊一眼之后,就给了李麟昊一个脑瓜崩,麟昊叫道:“哎呦,疼。你干什么呢,诗雨。我现在浑身可都是千疮百孔”…

    “好了二位。不要闹了,且看前方我妹妹和阮东隅正打的难解难分呢!但是我知道要是这么打下去的话,迟早我那傻妹妹会体力跟不上”,白雪婷说话的时候,不无担心的说道。李麟昊这时才看到,那曾经救过自己的女子正和阮东隅激战正酣,而且阮东隅比起之前的实力档次,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李麟昊也不由的有些诧异,说道:“这是怎么回事,看这种状态,好像跟我进入的那种感觉很相像”。林诗雨不由自主的点了点,说道:“的确是这样,好像就跟吃了药一样”。白雪婷说道:“我就是感觉像使用而来白虎的精血一样”。李麟昊听完后不由得一怔,说道:“白虎之血?还有这种功效?但是在洞中明显是女声啊”?在李麟昊不经意的疑惑间,最后一句话的呢喃。却也被白雪婷已经捕捉到了这个信息,随即说道:“你进过白虎穴”?李麟昊这才把之前的事,和盘托出:“说来也是巧,我和珺保倒是和白虎有着几面之缘。不过那次还是我一人去的时候,我听得白虎洞穴中,明明有人在练武。而且听着好像是峨眉派的武功‘忽然竖发一顿足,崖石进裂惊沙走。来去星女掷灵梭,夭矫矢魔翻翠袖…’我当时还以为白虎收徒了呢,可是和它聊天的过程中,它并没有待见我,最后还是一只小白虎把我送出的洞穴”。

    “那还真是奇怪了,峨眉派的弟子居然和白虎扯上了关系,而且更可怕的是居然阮东隅还和峨眉派扯上了关系”?白雪婷不由的眉头一皱,李麟昊不由的又说道:“虽然在白虎的洞中,老虎本身的味道很重,但是在洞内那熟悉味道,却莫名的有些非常的熟悉”。林诗雨道:“你是怀疑我当中有人,混入了奸细”,李麟昊不由得点点头,说道:“跟着我们很熟悉的女人无外乎,你、灵芸、陆神医、凤来仪、苏婉儿,她们姐妹那些人罢了”。林诗雨又给了李麟昊的一个脑瓜崩说道:“你居然连我也怀疑”。李麟昊说道:“我怎么会怀疑你呢?别说是你了,就算是灵芸和陆神医我也不会怀疑”。白雪婷说道:“这个一时半时也没有什么破解之法,但是你看眼前人呢?有没有什么破解之法”。白雪婷指了指眼前的阮东隅还和白莲花打的昏天暗地呢。但是眼看着白莲花的体力渐渐的就不支了,毕竟男生和女生的体力的确存在着本质上的差别。

    李麟昊看着阮东隅,说道:“以下的把式就看我的吧,等下我就给你们露一手”。李麟昊说这话的时候底气特别足,眼里闪着光。林诗雨不知道李麟昊为什么这么兴奋,倒是白雪婷不由的笑道:“那等下就看你的了”。李麟昊没有不怠慢,白莲花一看李麟昊过来了就问道:“你来干什么”?李麟昊笑道:“我来试试这把大枪,就给几分薄面呗”。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白莲花并没有要礼让的意思。就听白雪婷说道:“妹妹,且看少年成长的如何了?不若给他个机会便是了”。白莲花说道:“可是姐姐,我这…”还没等白莲花把话说完,白雪婷又咳嗽了几声,白莲花只好悻悻然的从阵中抽身而去。

    “你们这是看不起人吗?好小子,我让你在我的大枪底下,活不过两个回合”,阮东隅恼羞成怒,看着眼前的两人就像是在戏耍自己一般,不由得气往上撞,眼里的红光看起来就更加的凶猛了,李麟昊没有答话,但是脸上却一直挂着笑容,那笑容在阮东隅看来就是邪魅狂狷,完全觉得自己的实力让他感受到不痛不痒一般。阮东隅本来想愈发攻势变得凶猛,但是这次他却突然长了记性,心说话:“这个臭小子的实力,增长的确实十分惊人。还不知道有什么鬼点子呢,我得小心”。阮东隅突然变得这样,李麟昊反而有些尴尬了,但是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那就是开骂,他道:“你小时候被猪亲过吧”?阮东隅不懂什么意思,就问道:“你什么意思”。李麟昊没有答话,而是用手捏了捏耳朵,好像在那自言自语,又道:“猪撞树上,你撞猪上了吧,追尾了是吧?还有,你的长相也是蛮提神的。平时我没有以貌取人的习惯,直到我看见了你。还有天下之大,大不过你缺的那块心眼…”

    阮东隅这下可就受不了,虽然没完全听懂,可是“缺心眼”这句他还是听得懂的,就抄起了手中那把大枪。李麟昊等的就是这个,麟昊把麟嘉往左胳膊上一架,阮东隅大枪排上倒海,李麟昊往右边一闪,阮东隅一变手腕子,横扫天山一般就照着李麟昊的脖项来了。李麟昊用了个霸王亮甲式,用麟嘉封住了阮东隅的大枪,伸左手一抓,把阮东隅大枪抓住了,右手抽出刀来就打。阮东隅没见过这种打法,吓得赶紧松手大枪不要了撒腿就跑。李麟昊笑道:“怎么?这就丢盔弃甲了”。阮东隅恼羞成怒,以意贯形又成了一把大斧,可是仍然没出几招,李麟昊就把这大刀抓住了。一旁的白莲花倒是看得啧啧称奇,而林诗雨也是惊讶的喊道:“没想到麟昊还有这么一手”?

    “好小子啊,无论是功法还是近身肉搏,亦或者是刀枪剑戟,进步的还真是骇人听闻呢”,白雪婷不由的感叹道李麟昊这小子的实力,成长的的确十分惊人。阮东隅一看这个近身的武器,居然都这么轻而易举的破解了,不由的撤出了距离,想要使用功法。但是他看着李麟昊那笑容,他就觉得是邪魅狂狷一般瞧不起自己,不由的有些被冲昏了头脑。土法?恶鬼地狱,这一招可谓是阮东隅的究极大招了。李麟昊的腿就像被拖进了漩涡一般,就像是众多的死魂灵的一般,开始不断的把他往下拉。李麟昊感觉自己就要进入了十八层地狱一般,这些恶鬼通常为绿色或红色,长着牛头马头、狮面虎脸,还有人的身体,凶残无比、力大无穷。它们抓住李麟昊就像是要把他当成自己的替死鬼一般。阮东隅笑道:小子,不是很猖狂的吗?这可是地狱,你根本就没有逃脱的可能”。林诗雨不由的大喊道:“臭小子,你不是吧”,林诗雨这就想飞身过去救援,“你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