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珺保收拾好情绪,搭弓射箭这种事他第一个联想到的人竟然是武重三!武重三手里那一把宝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虽然他搭配的什么箭,张珺保不知道,但是珺保把香儿身上箭取下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奔向了武重三。

    此时张珺保还是被眼前的事情惊呆了,因为这时的王筱璃早已伤痕累累,而伊籁并没有要停手的意思。而这时的武重三也和时风云杀在一起,虽然武重三只是想阻挡时风云,不让他杀掉萧太保。但是想要去救王筱璃的时候,武重三也拦着。张珺保这可就有些蒙圈了。但是他也没有多做迟疑,而是立马就挡在了伊籁的攻击前面,不让王筱璃就这样撒手人寰。张珺保便还手,便不住的问道:“老板娘,这是怎么回事”!

    “这可就说来话长了,你要小心,伊籁隐藏的实力可就太恐怖了”,张珺保听完这话也不敢怠慢。当时是王筱璃啪的一巴掌扇在了时风云脸上,说道:“有种你再给老娘说一遍”。张珺保在那打的是热火朝天。王筱璃这边刚好也喘了一口气

    当时的情况是时风云并没有说话,而是喊了一声小心。最后把王筱璃给救了。但是王筱璃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时时风云却已经受伤了。王筱璃自然不能忍耐伊籁这样伤害自己喜欢上的这个“猎物”。就和伊籁这就缠斗在了一起,可是伊籁是杀手出身,而且并没有仁慈到顾及姐妹情义。王筱璃明显是性情中人,所以一直没敢下狠手,当然她不知道的是伊籁居然隐藏着非一般的实力。这可就让伊籁占得了先机,而且伊籁的攻击,带有着明显的指向性,作为一个杀手、间谍,追求的自然是简单高效,集中于一点的高效杀招,时风云刚才可是尝到了苦头。但是张珺保好就好在,他有一根盘龙棍。老话说的好:“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格斗再叼,武器夯倒”。张珺保一把盘龙棍那是虎虎生风,虽然伊籁的攻击很有针对性。但是张珺保对他并不怎么感冒。一时间伊籁反而落入了下风。

    伊籁眼看着雷恒、贾行家都已经脱身了,但是自己还没有脱身。那边的水火双煞,还有萧太保也早已在那恢复元气了。可是没人来帮伊籁,伊籁刚和王筱璃打了半天,虽然说占得了先机,但是也不是说并没有受伤。王筱璃也不是平庸无能之辈。虽说没下狠手,但是总该也给了伊籁不少教训。张珺保战斗的时候还不禁的问道:“时兄,你是怎么回事?怎么和这小子打起来了。我还有事要问他呢”。张珺保这一问话,时风云答道:“我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回事啊!你还有事问他啊,我还有十万个为什么想问他呢”。

    倒是一旁的王筱璃不由自主的问道:“小武,你是怎么回事?二姐是吩咐你来和我作对的吗?这个也…”王筱璃问道一半就再也问不下去了,因为她根本就想不通为什么眼前的事,这么复杂,说话太多也蛮累的。张珺保便打架,便从身上扔了几瓶药出来,对着王筱璃说道:“这药有奇效,要不你试试”。王筱璃看着几瓶药,瓶身写的药名字,就让她陷入了懵逼状态。伊籁看着张珺保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但是他也没有太在意,作为一个杀手的本能,就是要让他学会冷静。而且这么多年的间谍生涯,他能卧底到现在,绝对是有着过人的本领的。张珺保眼看着自己这一招没有见效,不由对眼前这人有些赞许。当然伊籁现在的目的是想脱身,而不是缠斗,否则时间久了,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而这边的时风云就是一个浑人,他也没有占武重三的便宜。他知道武重三功法现在没有太多功法。所以他就是靠着肉搏和武重三近身战,武重三确实在这一段时间的指导之后,进步的非常快,不像和李麟昊第一次交手时那么就靠着本能在战斗了。时风云眼看着王筱璃已经脱离了风险。现在他也就来的心劲,完全就是和武重三杠上了。眼见时风云左足飞起,急向武重三小腹踢到,武重三当即右拳左掌,齐向对方面门拍击,这一招攻敌之不得不救,是拆解他左足一踢的高招。武重三这一招用的虽是重手,究竟未出全力,但是他膂力过人,而时风云根本就没有料到他会这种打法,虽躲掉了,但是不免心有余悸。时风云笑道:“好小子可以啊,还真是近身战的奇才呢”。倒是旁边的王筱璃说道:“你费什么话,使用功法把他困住不就好了,跟这个小混蛋费什么话”。

    可是时风云这次并没有听王筱璃的,而且他本身杀心上来了,就跟饿狼一般,时风云有着杀人的欲望和快感,鲜血是资阳他的有效养料。无论这血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一旦愣头青起来,就跟李麟昊被入魔的状态一样,但是时风云自己是自愿的。都说高手比武,半点容让不得,时风云再以伸臂厮杀时,使的却是十成力。四臂相交,咯咯两响,武重三只觉胸口隐隐发痛,觉得胸口要炸掉一般。武重三本身就是想要阻止某些事,对自己人并没有什么杀心。但是时风云开始放开了之后。武重三岂知时风云的个性是打的过得打,打不过也得大。而且时风云还当过那么多年的土匪,拳法愈发显得精要打的时候,看着武重三,慢了半拍。时风云立马一占上风,拳势愈来愈强,再不容敌人有喘息之机。时风云嘴上一抹邪笑说道:“你这是怎么回事?喂喂喂”,时风云越战越勇,一时间逼得武重三只能招架而已。

    武重三也是实诚,愣是咬紧牙关,靠着这聪慧的身体天赋,打法上的故步自封,密密护住全身各处要害。这些招招全是守势,出手奇短,抬手踢足,全不出半尺之外,但招数绵密无比,周身始终不露半点破绽。这路掌法原本用於遭人围攻而大处劣势之时,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虽守得紧密,确有一个极大不好处,一开头即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相对而言那是一个密不透风。但是有好处就有坏处,这是故步自封,当然也是作茧自缚,不能反击,不论敌人招数中露出如何重大破绽,若非改变掌法,永难克敌制胜。时风云的招法凶悍,但是眼前这臭小子的看击打能力实在是有些可怕。

    “我来助你,这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就跟我说说,这一箭是不是你射的”,啪的一记重拳就夯在了武重三的脑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