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重三这猝不及防,时风云赶忙说道:“珺保,你这怎么回事?再用点劲,非得把他打死不可”。时风云没想到张珺保这突然就杀过来了,而后接着一句又问道:“伊籁呢?你不会把她放了吧”。张珺保耸耸肩,还没说话,就听王筱璃说话了,她道:“毕竟这多年的姐妹情谊,看她想脱身,成全她也就是了”。时风云道:“可是…她可没有你这份慈悲之心,她要是回来加害于你,可从来都不会留情的,不行,我要去将她诛杀”。说完话的时风云这就想跑。可是王筱璃拉住了他,莞尔一笑道:“放心,这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只想告诉她,我做人不欠她的”。时风云还想可是…可是,王筱璃就用手指止住了他的嘴唇,说道:“随他去吧”。

    张珺保看不得这两人这样突然腻歪了,而是咳嗽了,带有着哭腔的说道:“香儿,香儿她死了…”,张珺保眼眶的泪水在不停的打转,两人也看到了。时风云知道张珺保在说什么,他就问道:“怎么回事?她们不是没来吗?来了你也会保护她们的呀?香儿出事了?那灵芸呢?灵芸她没事吧”。时风云一连串的疑问,张珺保也不知道怎么去回答。首先他就去验了武重三的弓箭。一看好像不大一样?

    “不是吧?怎么会这样”,张珺保没有回答时风云的问题,而是独自去检验弓箭去了。时风云按耐不住了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灵芸呢?”张珺保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因为当时香儿和慕长风有过节,所以我才和她并肩作战的。本来战败了慕长风,按道理我们该很高兴的,可是结果却莫名的中了一箭”。按道理是时风云该去安慰张珺保的,可是耿直如他,他现在就想保护好灵芸,可是结果连张珺保都不知道消息,这下可就让他急坏了,转身时风云刚想走,王筱璃一把拉住了他,说道:“现在不是着急的时候,我们必须去看看我大姐那怎样了”。张珺保回了回神,对着时风云安慰着说道:“按道理不会有事的,刚才她应该是去救麟昊了,而且麟昊旁边还有几个人。而那几个人,正是当初救我们的人。所以,时兄,你就不必太担忧。放心好了”。

    王筱璃上前拍了拍武重三几巴掌,武重三从晕厥中醒了过来,她问道:“我问你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还拦着我们帮外人呢”,张珺保也凑了过来,拿着手里的箭问道:“这箭是不是你射的?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时风云刚想问话,发现也没什么好说的,武重三就在那低着头不说话,本身就很木讷,现在就更不想说话了,王筱璃说起一般的骂道:“别以为你是我二姐的人,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现在离着她这么远,你就算是死了。也不过是战死沙场罢了。而且你还帮着伊籁?帮着受伤的水火双煞、萧太保他们,给他们争取逃跑的时间?快说,你到底居心何在”?时风云扫视了一眼之后,才看到自己的仇人都跑光了,不由的怒火中烧,伸起大手就想给武重三几耳光。

    就在这时,武重三说话了:“我只是不想大家的杀孽都这么重。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大家放下屠刀,早点立地成佛”…王筱璃这就忍不住了,还不等时风云下手,一个大耳刮子就扇在了武重三的脸上,骂道:“怎么着?我们的处世哲学还要你来交不成,你一个连说话都害羞脸红的人,你觉得说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们会信吗”?武重三低着头说道:“我还没说完呢?干嘛打我”。一时间剩下的几人竟然有些语塞,倒是王筱璃反应极快,说道:“你倒是接着说啊,要是在说的不清楚,我还接着打你”。王筱璃这一说话,武重三没有想到王筱璃会是这种性子,平时接触的时候都是温润如水的。“小姨说萧太保不能死,留着还有还有很多事要问他,我看时风云没有这个想法,完全是想置他与死地!我没有想让他们逃跑,也不想你们手上沾那么多鲜血。真的,你们相信我”,王筱璃这巴掌打的,武重三本来心理年龄就不够成熟,这就像受了多大委屈一样。

    倒是三个人不由自主的同时叫出声来:“小姨?谁是你小姨?你小姨是谁”?难得三人问话是出奇的一致。武重三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说道:“我天天跟着的就是我小姨啊。要不然还有谁”。武重三不由的揉搓着脸,王筱璃不由的陷入了思考,喃喃道:“不是吧。我二姐居然还有个侄子,不对,是大侄子”。张珺保倒是把武重三拉到了一边说道:“你就跟我说,这支箭是不是你射的”?武重三摇摇头,张珺保很生气,说着就想学王筱璃,时风云赶忙拉住了他说道:“真的不是他!刚才一直和我对阵呢,哪里会有时间去去射箭”。就听武重三嘴里嘀咕道:“小姨说了,这箭可是宝贝,不能随便射,留着有大用”。张珺保听了这句话之后,不由得猛然醒悟道:“怎么?还真有这事”?

    时风云还没搞懂张珺保想起来什么呢?没想到张珺保撒着腿就跑了,时风云刚想追上去,就看王筱璃一把拉住了他,眼里期盼的眼神就是在表达。一定要和我一起。时风云假装没看见,就喊了一句:“张小兄弟,你干嘛去。等等我”。张珺保头也不回的喊了一句:“我去找麟昊”,然后声音就辣的越来越远,渐渐没有了踪迹。

    “你给我站住,你必须陪我保护大姐”,王筱璃一声怒吼,时风云也不敢多说话了,讲真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没人知道。但是时风云现在根本不敢挣脱王筱璃的魔爪。“还愣着干嘛呢?赶紧给我起来,现在该去救大姐她们了”,王筱璃伸脚踢了一下一旁的武重三,武重三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可不敢怠慢了,他可不想在吃巴掌了。

    张珺保这边飞速的向着白虎穴移动,可是看到眼前的境况,他惊呆了,眼下就是尸横遍野、血的海洋。无论是老虎还是魔教教众,亦或者是飞虎军,在白虎穴的跟前着实让人颇为震撼。“这,不至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