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管他,让他去就是了”,旁边的雷恒一把就把贾行家给摁住了,他知道自己也打不过,也就没管这伊籁。一旁的林琳说道:“伊籁,小心一点。我帮你,眼下的这小子的实力实在是非同小可。我们马虎不得”。“你放心好了,交给我解决,主要让这群窝囊废看看”,不知道伊籁为什么就置气了,完全丧失了作为奸细该有的气质,可是伊籁压根就没有等着林琳,而是一个人径直的就冲向了最前方。

    倒是他这一冲上来,也让李麟昊感到不安。李麟昊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居然是叛徒,而且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是忽男忽女”,一赖说道:“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我没有空和你说没那么多,说那么多也没有意义。眼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李麟昊笑道:“没想到,作为一个杀手,你还真是不吃亏,反正你这意思都是你赢就是了”。一赖也不言语,其打法说来也是奇怪,至少李麟昊在中原是没怎么见过。只见一赖左支撑脚跟抬起向内旋转,身体左拧转,利用左脚掌蹬地,脚跟向内展转,身体左拧,协调一致,使右膝向前上方向猛冲,力达膝尖。支撑脚如同横扫腿,的但是又大不一样。李麟昊慌忙闪过,接着一赖的膝法分为冲膝、弯膝、扎膝、穿膝、飞膝。尤以箍颈膝撞最为有名。并有一句谚语来形容其威力:宁用肘膝勿用拳。李麟昊方才感受到眼前这套招数的刚猛,而且还没有什么拖沓的动作,不禁暗暗惊叹:“这一赖的功夫确实是他立身之本,才使得他能成为一个合适的间谍。不对,准确来说,是一个杀手”。

    只见李麟昊抽出了一个空隙,他的两脚向两侧微微移动,中间距离对比肩宽,脚尖朝前。两手由两侧向身前直臂缓缓上抬,双手指呈自始爪形,与肩同宽;同时,用口吸气,吸气时舌尖轻抵上腭,用口齿缝吸气,全身极度放松,当双手拍起至肩平时,气也正好吸满。然后用鼻将气呼出,双腿渐慢屈膝微蹲成高马步姿势,同时双手屈肘渐慢下落按至小腹前,手心朝下,此刻气正好呼出一半。迅速闭气、快速吐纳。在短短的时间之,李麟昊能做成这些事,这下可是一赖都没有反应过来了。

    接着打下去的时候,李麟昊全部都硬接了一赖的技术,不再是像之前一样,不停的闪躲意义并不大。一赖的攻势愈发显得犀利。见到他的方法为抬起左臂屈肘与7肩平,左脚以脚前掌为支点脚跟外展,身体向右拧,右脚跟内旋,左肘呈弧线向前横击,力达肘尖。嘭的一声撞击,李麟昊就算是使用金钟罩。也感受到了那种势大力沉般的千斤之力。一赖的肘法分为平肘、迫肘、砸肘、盖肘、反肘、双肘等。一赖的攻势刁钻凶狠,变化多端且组合模式多变。麟昊被这打击确实磨得够呛,但是却并没有对他造成致命的伤害。相反渐渐的适应了这这种刚猛之后。李麟昊不由地笑道:“怎么?就这点本事吗?这样可不行哦,这样的话,说要赢我,那简直是痴人说梦。”现在的一赖突然恢复成了惊人的冷静,没有搭茬,李麟昊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人反正是多了一丝冷酷和城府。

    那人没有多说话,而且面容上还有饿了一丝慢慢的细微变化。冰肌玉骨,冷艳绝俗。如风拂玉树,雪裹琼苞,千古红颜之下,褪去了俗气与厌腻。皎白胜雪,脸上几乎没有一丝血色,就像是一个冰人。战斗的时候,李麟昊感受到了他那身上的寒意。一瞬间都已经侵透了皮肤。刚才是一赖的时候,自然是非常的清秀,而现在的确是只能貌美去形容了。一般人可能边打架,边分心了。伊籁使用刁、拿、锁、扣、扳、点、缠、切、拧、挫、旋、卷、封、闭等招法,进行擒伏与解脱,这下立马的换招,李麟昊是有些猝不及防,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伊籁的技术,竟然如此的复杂,硬的不行,现在来软的。

    “你现在不要老是跟我耗费时间,我现在可没空管你这么多,给我杀”,李麟昊的一席话,他的刀法形成的就更加恐怖了,整个是尸山人海,死的死,伤的伤,漫山遍野的都是哀嚎声。但是伊籁可不管这些,她的身体很有灵性,但是又兼具着身体壮,力气雄。这是学习和运用擒拿术的必备条件,是战斗取胜的物质基础。

    李麟昊有些急,一边防守,一边暗自惊叹道:“这伊籁的下手还真是够狠的,比起我的天缠锁缚手,也是不假,但是现在很碍事啊”。伊籁呢则充分利用了自己,刚中带柔,快慢有致的打法让人猝不及防。伊籁知道俗话说:“要毒要狠,力量为本。百巧百能,无力不实。”就是说明力雄是习武之要素。如果一个人手无缚鸡之力,怎能在紧张激烈的殊死搏斗中战胜敌人而保存自己呢?所以身体好,力气雄、功力厚的人,能最快掌握擒拿技击方法和战略、战术,临阵应敌自如,能巧妙地使用避实击虚,虚实并用,以柔制刚,刚柔相济等方法,将敌人攻击之猛力引进落空。

    伊籁知道这些,李麟昊又何尝不知。李麟昊也是久经江湖之后,变得功力雄厚,也懂得了节约体力,两人就这样耗着。都在等待一个机会,你有柔我也有!二人都在望劲:即知来力之大小,着力之部位;懂劲:即知来力之刚柔、虚实、变化;借劲:即借他人之力还击他人,如使四两拨千斤之力。这也就是两人不发全力的原因。李麟昊道:“你再不发力的话,你的那些可都要被杀光”。伊籁没说话,眼里除了冰冷别无其他。李麟昊眼看着他不中计就使了巧力:即我用粘、连、绵、随,缠于敌手,遇机实发,这样就能在交手时处处主动。李麟昊的天缠锁缚手可是绝学,在无数次摆脱之后,开始占据主动,而伊籁确实有着很高的招数素养,并不为之所动。

    天缠锁缚手与敌决斗十分强调“拳似流星眼是电”,“伸手擒拿快打慢”。擒拿术是应敌防身之术。因此,快速的擒拿与解脱,能使自己主动灵活,能以快制百慢,能在快速中赢得致胜的时间。所以李麟昊的是快,而伊籁更多的是,随着技击的进阶,伊籁逐渐显得可比之不及。

    李麟昊这次下手可就狠毒了,他道:“我劝你还是赶紧收手,你不是我的对手,不要自讨没趣”。伊籁没有回话,还是不断地摆脱。“那你可就怪不得我了。”说完话的李麟昊以反侧关节、点穴窒息、分筋碎骨为目标,因而临敌必须心狠手毒,否则将为敌人所俘获。心狠是指对敌人不留情,只有制敌人于死地,而后才能保全自己。而手段毒辣,是指使用靠近敌身,攻其要害;粘贴敌人四肢和头身要紧,以防其滑逃;或最大限度地牵张敌人各关节,使之旋折。只听见咔吧咔吧几次声音响,结果就很一目了然了,“这些都是你咎由自取,与我无关”,李麟昊说话的时候多了一丝冷血,而那咔吧咔吧的声音,想来都让人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