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麟昊的重手就这样把一赖伤的确实够惨,但是他眼下可就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是需要自己去平衡好这些心情,现在不是犹豫不决,心慈手软的时候。我不杀敌,敌必动我,而我自然是不想死,所以你就必须死。“一赖,一赖,你没事吧,一赖”,李麟昊刚想走,就听的背后传来了林琳的声音。他对一赖下手,纯属不熟,也刚好下得去,可是等下他将要面对的可是林琳啊,一个第一次看了他裸体的女人!想到这,他还是站住了,就他自己而言,他根本就想不通。

    “怎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这压根不该是我们相遇的方式”,李麟昊低着头不看她。“有些事,都是身不由己”,林琳的一句话,听到这李麟昊就笑了,说道:“又是身不由己,哪来的这么多身不由己,你们都是身不由己,那其他人该怎么办”,他一脸苦笑,心里十分的茫然。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既然你已经对伊籁下了这样的重手,我到觉得我们之间可以放手一搏了”,林琳对于现在的格局,看的十分清楚,对她而言这场战争不可避免。

    “你的意思我们必有一战喽,就必须刀剑相向分出个胜负才行吗”?李麟昊不解,但是他也知道这情况不可能避开了,这么多眼睛看着呢。“我们之间必有一战,先不说各为其主,再者说我们互相伤害的人,都对自己来说是极其重要的”,林琳看似说的轻描淡写,实际上心里自然事有着负重的。“苏婉儿是你伤的,你和一赖演了一出苦肉计,而且又把你的其他姐妹都逐一伤害了是吗”?还没等她搭话,他接着说道:“你们的姐妹情谊呢,你们的生死盟誓,难道那些都是做戏吗?你这样不痛苦吗?现在弃暗投明还来得及”,李麟昊拼命的说着话似乎永远不能放弃着让林琳。林琳道:“我们各为其主,眼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是眼下我们的宿命罢了”,她的脸上李麟昊看到的没有其他,不过是视死如归。“是吗?呵呵,还真是够有戏剧性的,还请多赐教”,李麟昊没有多在言语了,两人的对决是一触即发,就像是一场久违的高手谋面,一看就是一场格外的盛景。

    “得罪了”,李麟昊没有客气,而是立马就出了招。麟昊可没有再客气,现在这个状况,他根本不知道眼下的林琳到底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吗?还是说早已是蛇蝎心肠短暂的隐藏罢了!李麟昊刀光一转,麟嘉刀直取中盘,那刀法溜的时候,点、崩、截、刺、扎,突击猛斫,窜前窜后,忽进忽退,如生龙,如活虎,一口麟嘉刀走位很风骚,效果很见效。但是林琳绰号可是“杀人不见血,风过不留头;醉卧美人膝,醒握杀人剑;不求连城璧,但求万人敌”…几个姐妹中可能就林琳在江湖上的名气最大,这仅仅只是江湖上的绰号罢了,还不包括她的过去种种。李麟昊虽攻势凶狠,可是林琳却没有很好的剑招,李麟昊道:“怎么,不愿意和在下交战吗?还是说看不起呢”!麟昊现在的脑海中划过的一幕幕,只是不能彻底的抛去过去,但是他转念一想:“这一关都过不了的话,那宋灵芸那一关该怎么去过”。

    可是手中的一把利剑也是快慢相兼,刚柔相含,林琳的剑法,麟昊第一次见到不由不称奇的确是时他大开眼界。林琳的剑法要求剑随身走,以身带剑,身藏八卦,步踏九宫,内合其气,外合其形。“这怎么有点”,习惯了林琳的剑法之后,麟昊不由得暗暗惊叹这怎么和师父的剑法相仿呢。当初学剑,麟昊想学,但是林诗雨依着及挤兑着他,最后也就没怎么练。但是师傅那把式,这些他或多或少还是铭记在心的。两人砍杀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不惜命了。李麟昊道:“你这些招数,竟有些熟悉吗?难不成…难不成…”!林琳道:“这些不用你提醒,你顾好自己就是了,你也不需要了解怎样,高手过招不能有半点马虎,你要是这个样子当真是死不足惜”。

    林琳的攻势愈发凶险,麟昊不敢怠慢,的确像她所说,马虎不得,但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道:“你和林汉升是什么关系?难不成那天在天池的对决是在说你?难不成诗雨没有受到半点伤害也是因你”?李麟昊连珠炮的发难,属于不由自主的方式。但是眼下林琳可不管他,她压根不想回答他,既已这样的话,那就没有收手的理由了。李麟昊见了如此美妙的剑术,有些后悔当初没请求师父传他,但是他一看好似又不大对,难不成她是汇聚了师父和那教主的招法。这可十分难办,想要胜她绝非易事。就在这时林琳剑招斗变,东趋西走,连削数剑。麟昊是想的有些出神,但是她的招招要命。麟昊早已血红的衣衫,现在就更加的破败了。“你这混小子,没把这件事当回事是吗”?

    林琳也没等麟昊说话,立马闪开了一个空隙,风法·风魔乱舞,李麟昊定睛一看:“这,怎么?怎么还跟时风云的招数一样了呢”!这就更加深了他的判断,林琳不仅和林汉升有关系,有可能怕是和林敬堂和宋延肇都识得。李麟昊缘何这样分析呢,道理很简单。毕竟林琳的年龄不是十七八岁。长相上也没有和林诗雨有相似的地方,另有林汉升在江湖上结交的故事,对于他们这些小辈来说竟滴水不漏。

    但是眼下也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黑压压的风刃翻涌不息,如同地狱中的群魔乱舞,狂风撕扯,雷鸣助威,一股恐怖的气息弥漫在整个天地间。这一招一瞬间就切在向了李麟昊,他眼下的气力着实不足以抵抗他能迅速的恢复了,一瞬间经历了这么多战斗,就算是铁打的怕是也不能怎样了!麟昊用了一招六门断空,压根就是作死的招法,但是哪曾想没想到邪打正着,林琳的风法和时风云的还是有些不一样。那是因之里面有嫌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