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不行啊,这么打下去,黄花菜凉了”,土法·十殿阎罗,张珺保也是不含糊,上来就使用了大招。麟昊还没有受伤就被张珺保救回来了。珺保道:“你这是干嘛呢,还不快点结束展读。大丈夫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麟昊道:“兄弟,你没看到累的不行了吗?你要是不来了,可能就要挂了”。“说什么呢,你这个傻不拉几的,你不准死,本姑娘可不允许你死”,李麟昊一转头,林诗雨水灵灵的大眼睛,虽笑的很开心,但是麟昊还是莫名的害怕,这姑娘又要欺负他了。

    “你们先腻着吧,这事先交给偶”,张珺保说话的时候,还没等回话就已经冲过去了。“怎么了,掌柜的,偶和麟昊可不一样哦”,张珺保嘴上也不闲着,立马就冲了过去。可是李麟昊在背后喊道:“珺保,要小心的,她…”,张珺保还没有听到,就听的林诗雨问道:“怎么回事?她怎么了?”李麟昊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猜测,但是我认为她师父还有你爸爸还有莫大的关联”。林诗雨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看不出她的剑法吗?还有她那风法”,李麟昊紧张的回答道,因为他看见了现在珺保正处于下风。林诗雨撇嘴说道:“我还看她不会雷法呢?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懒的和你解释了,现在得上去帮忙了,抽空再跟你解释”。

    李麟昊刚想往上冲,林诗雨就说道:“你不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该去做吗?”“还有什么重要的事,现在不就得救人吗”?李麟昊假装不解的问道,他跟魔教那教主的事情,对他而言,他是难以启齿。可是林诗雨说道:“咦,你就别装了。那边你还有个心上人要你去救,白虎怎么办?”李麟昊一听林诗雨说的话,满满的都是醋意,就说道:“诗雨,这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什么心上人,话可不要乱说”,李麟昊也不想挑明了,他和现状诗雨的关系就像是最好的哥们一般。虽说青梅竹马,但是就男人贱的本色而言,他更喜欢那个失忆状态下的诗雨。

    但是转念一想,确实好像哪里不太对了,怎么白虎没引来。倒是珺保来了。白雪婷救了自己倒在了血泊之中,然后却又突然不见了。一瞬间太多信息的汇聚,李麟昊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现状。“可是,珺保”,李麟昊嘴上接着对林诗雨说出了这句话。林诗雨道:“放心,小和尚可不像你。做起事来,他要是不留情,一般的谁还真没办法拦的住”,“怎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了解珺保了”,李麟昊说着话的时候,林诗雨不由的一笑:“我就是了解,怎么了?吃醋了?”“怎么会?只是担心珺保罢了,眼下的林琳绝对不能忽视,你真的不知道,她隐藏着太多的实力。这周圈还有这么多虎视眈眈的每个,没有离开的理由”。

    李麟昊立马就向前冲,的确是担心张珺保不是林琳的对手,可是他多虑了。张珺保一根棍可以说是纷飞梦幻,和之前的又变了个样。“怎么?这小子,怎么立马就进阶了”其实倒也不是张珺保的进阶有多高,是他没有心理顾虑。刚才的李麟昊想的太多了,不过也不排除林琳在一步步的把张珺保带进陷阱。张珺保拿好手中棍,高四平,进步连扎三枪,倒是林琳立马躲过了三招。接着张珺保进步披身,嗊地,安棒定膝,拖枪换阴手。李麟昊在身边那是看的一个眼花缭乱:“这把式简直跟空癫大师一模一样啊”。林诗雨不由道:“空癫大师是谁?这小子的把式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吗”?李麟昊没有多说话,但是张珺保的这把式,的确是和空癫大师用的一样。不疾不徐、不快不慢,粗中有细、猛中有心。麟昊喃喃道:“要真是这样的话,那的确没有担忧着小子的必要”。

    他估摸着,珺保要是能把空癫大师的技术都学会了,那林琳一定不会是珺保的对手。张珺保背弓迎,转金鸡独立,定膝,推二棍。进二步,踢一脚;退一步,打枯树盘根。林琳也是遇树铺路,过河拆桥。两人打的是非常激烈,见招拆招。李麟昊转身就离开而来,林诗雨道:“怎么?想通了,这就不过去帮忙了”。李麟昊笑道:“小生走了可以,怕是你要留下了”。林诗雨不知道,麟昊说的的句话是什么意思,一双眼睛眨巴眨巴。李麟昊不由的说道:“眼下珺保对付林琳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你看着周遭一圈虎视眈眈的,不上就只是观瞧。你不觉得奇怪吗”?“奇怪倒是有一些,可是那又怎么样?不过就是写就些酒囊饭袋罢了”。“这话可是你说的哦,那边可是有雷恒、贾行家这些‘垃圾’哦,珺保的后顾之忧,可就交给你解决了。俺老李去也”,麟昊转身立马就要施展身形。诗雨道:“走就走吧,干嘛这还唱上了,剩下的交给本姑奶奶好了,绝对保他安全”。

    “刚才的那些都是胡说的,眼下你一定要注意安全,现在必须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处理了”,麟昊深情默默的对着诗雨说着这句话,“怎么?难得你这个样子,放心好了,姑奶奶的本事你还不知道,赶紧滚”,林诗雨大大咧咧的回答后,就转了脸。李麟昊好的一声,也没在多说了,立马就跃步去也。林诗雨一边抹眼泪一边说道:“都多大的孩子了?还这个样子,真叫姑奶奶不省心,哼…”

    这边的张珺保那是章法上是有板有眼,要是死按套路来肯定得输,但是这个套路可一般谁也看不懂。推二棍,进二步;大亮枪,推二棍,进二步,扎一枪,棍根打披身。推二棍,进二步,扎一枪;进步打跌膝,迎转滚身四平。推二棍,进二步;阴挽手…林琳应付的时候,确实发现的这小子远远要比李麟昊敢下手。是啊,胆大手黑敢招呼,这件事李麟昊就是跟张珺保学的,常言道“富贵险中求”,更何况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