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还别说,这人的实力的确是不遑多言。(书屋 shu05.com)就算是比及张珺保倒是有不少相似之处,李麟昊也是越战越兴奋,至于原因是何?主要是刚才回来的路上,麟昊又把药全部都找了出来,珺保从神医哪里摸了这么多药出来,说实话很多东西简直是有奇效,当然话说回来这些东西有没有副作用,还是以后再说吧,眼下的事情主要还不就是打赢眼下的战役。李麟昊话不多言,那人也就是杀的兴起,剑光刀影之间难分胜负。麟昊是越想越觉得奇怪:“怎么这人的招式这像珺保,这,这不科学…今天到底是撞了什么邪”

    麟昊的想法的确是没错,先是林琳,再来一个像珺保的,那可真是要了亲命了。麟昊头绪乱,可是那人斗法时并不相让。那人举棍处,李麟昊把刀一镗,搂头盖顶就是一刀,那人横棍杆往上一拦,麟昊扳回刀头献刀,杵奔那人的心口窝。那人急忙用棍往外一磕,麟昊打算使个“抹丘刀”,那人立马就破了。谁想李麟昊眼疾手快,一推刀杆,“孔雀开屏”,刀就到了那人的脖子后头啦!那人忙用“背刀望月式”招架,二人冲杀一处,来来回回,刀剑纷飞,李麟昊那口刀,可谓上下纷飞,扇、砍、劈、剁、削、斩、撩、滑,多个招儿变开了,不停的攻击黑衣人。那人也是厉害,和李麟昊打的是有来有回,麟昊也是急了,要是这么打下去,那肯定会误事的。麟昊一想,当初空癫大师是怎么制住珺保的来着,这一想也就真有了后着。

    刚才李麟昊用的是什么套路呢?他把刀法破开了,单独的少林梅花刀和单独昆仑游龙刀。一般众人应当知道,习武的人不是随便就会把高招示人的,怕人学了去,对自己而言那就是很可怕,好破解的。可是到了搏命的关头,不使绝招是不行了。麟嘉这刀短小精悍,不同于一般的刀,毕竟是雁翎刀,不同于以前的大朴刀。以刀作剑也是一种套路,麟昊这可就换了手。这套刀法也可称作剑法的打法,那人可就觉得有些奇怪了。麟昊的这套路结构严密,刀法多变,动作朴实大力,简单易练。刀法以刺为主,配以缠头裹脑,演练起来,忽左忽右,忽上忽下,似梅花纷飞一般。麟昊这是要狠下杀手,时间留给他的并不多。那人当下也不惊惶,棍棒交界处火花飞溅,都是兴起。但是那人哪知道麟昊刀法再前,还有他法在后。麟昊以极快的速度撇刀当下双掌划弧,发出一招“掌心雷”,双掌如电,一下子切到了那人的棍上,藉由那人的铁棍瞬间浸透可全身。麟昊知道功法的好坏绝不是靠着名字吹牛的,而是跟使用的人有关系。麟昊下手够狠,那人刚毅撤棍,麟昊上前迅速折断了他的手掌,随着一声惨叫,这人八成是疼的不行了。麟昊一把扯开了他的面具道:“你到底是谁?”那人还没回话,刚想还手,麟昊道:“劝你还是不要在徒劳了,要这样非得在折断你的腿才满意是吗?”

    “小子,还真是够嚣张啊,接连伤了偶们这些散人,连大哥都被你伤了,当真还真是不能小瞧你呢”,一人立马就跳了出来。麟昊回道:“在下并非想要和你们成敌人,但是眼下的情况摆在这里,你们要白虎。小生只是想要保护白虎,这产生的利益冲突,实则是没办法避免”。李麟昊说的确实在理,可是别人压根也不想听他的,“你伤了老夫的兄弟,老夫不提他报仇,怎能对的起这么多年的情义。你有你的理由,我有我的情义,等什么打吧”,那人一出招,麟昊立马就知道了,不是别人,正是祝悟能。两人是越打越远,大致是一路向西吧。“大哥,这到底是作甚,怎么大家都穿成了这个样子”,李麟昊不禁有些发懵这样打下去,真的会遇到各种高手,那真是凄凄惨惨戚戚了。

    祝悟能说道:“至于谁要求穿成这个样子,肯定是教主没跑了。但是穿成这个样子是出于什么考虑,这不可能知道的了。他要是心血来潮,什么事干不出来”。祝悟能这么一说,麟昊对那魔教教主的印象,又下降了一层。李麟昊说道:“那也用不着这么多人吧,知道你们是有很多高手,不可能这么多人都是高手吧”。祝悟能唉声叹气的回答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阵命叫‘血祭阵’,白虎现在的样子应该是坠魔了吧。现在是有血能最大程度的破坏她的心性,从而使它的精元发挥最大的功力,也许可以称之‘血元’,这样就可以迅速的用它快速提升个人的功法境界”。李麟昊这么一听不由的整个身体都非常的翻涌着愤怒的气浪,麟昊说道:“现在岂不是就用人命来把白虎激发最大的魔性嘛!但是退一亿步说,反正不都是精元吗?得了去不就行了,干嘛要牺牲这么多人的性命,这简直就是没有什么人性可言,现在就该替天行道,现在就要杀死他、杀死他…”李麟昊疯狂的吼叫着,立马就要冲向那魔头。

    祝悟能赶忙抱住了他说道:“你现在去做这些最多不过送死罢了,他才不管你怎样,在他眼里,你最多不过蝼蚁。幸亏你遇到的是你大哥偶,要是别人前路就真的不好说了。你觉得你是怎么伤到南重楼的,刚才你碰到的不过是散人之中功力最差的。在朝前看看,老苑那娘们你知道吧?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人,林琳你清楚吧。你觉得你这样胡乱打下去,会有什么意义吗”?祝悟能的一喜欢很快就把李麟昊拉回了现实,麟昊不得不重新审视刚才的冲动做法,当他看到保护身上翻滚的血液原来是激发白虎的血祭,怪不得白虎会这么求助于他,看样它的痛苦,想必也早已超越了其他的人的感受。

    麟昊不由的一拳就夯在一棵树上,还是不知道是石板的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