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有要事汇报”,祝悟能的这些话,在这么多人瞬间就传满了周遭。灵君然也没有多做防备,像是很惊喜得听着祝悟能的汇报呢。但是还没等说道什么重要消息,祝却突袭的下了手,灵君然一惊之间,就见祝悟能就早已以手作剑,疾刺而出,又戳中了他的膻中穴。灵君然身子慢慢软倒,脸上露出十分惊奇、又十分愤怒的神色。灵君然压根就是没有防备,一旁的南重楼立马涌了过来拦住了祝悟能。祝悟能压根就没能在对那教主形成攻击,“老祝,你这是做什么,教主多年前已经原谅你了,不代表现在还会放纵你。赶紧恕罪,求情”,南重楼想要把祝悟能按倒磕头,可是祝悟能哪会就这样受他摆布。

    立马就和南重楼打在了一起,教众想要蜂拥齐上。倒是灵君然立马摆了摆手说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这家伙想杀本座的事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旁边的南重楼和祝悟能打在一起,不禁道:“老祝,你现在到底是干什么,眼下可是紧要时刻,你要是在犯浑,教主可就真的不会放过了你,赶紧去你的地方守好,血祭没有结束,要是功亏一篑,兄弟们的牺牲可就白费了”。祝悟能骂道:“灵君然,你给老子说清楚,当年不是说好她的一起你都不去伤害的吗?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连畜生都干不出来的事”。灵君然没有多说话,站起身形,说道:“老祝,这话从何说起啊!话说你刚才伤本座的时候,下手分寸把持的蛮好嘛!也没想要老夫受伤,意欲只是拖延时间对吗”?

    那边的麟昊也确实挑对了地方,两头的骚乱几乎发生在同时,李麟昊也确实杀的出一条血路。当真也是狭路相逢,李麟昊在这一次又碰上了灵之。“呦呵,这么巧,你也来放风。今天的夜看起来蛮不错的嘛”,李麟昊说话的时候轻描淡写。“恩,的确是这个样子呢?真巧,又碰到了”,灵之也没多说话,周遭也就他一个没带面具,麟昊这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白虎嘛,看着它挺累的,把它从牢笼里放出来应当才是它的自由”,麟昊不想和他交战,自从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他就觉得灵之怎么也是他的哥哥,常言道血浓于水,他对灵之又没有怨恨。“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父亲交代的事,白虎他要收回去养,你懂得父命…”灵之低着头也不想和他交战,灵之现在也不想交战,现在他陷进宋灵芸的陷阱中现在还不能自拔。

    “那真是…罢了,罢了,得罪了”,白虎的声音再一次穿透了李麟昊的心底,麟昊首先就出了手,白虎也看到这边的动静,立马在阵中转变了身形,要从麟昊这边形成突破。灵之虽不想战,但是毕竟身兼少主之命,想要逃避是不可能的,眼下血祭大阵要是被打断了,就耗费了太多的教中多年积累的心血了。麟昊脚他八卦步,左足踏上半步,大喝一声,右足飞起,踢向了灵之的手腕。麟昊没有使刀,现在的他处于的境地,实在是有些尴尬,他觉得只要击败灵之就可以了,而绝不是要他的性命。麟昊攻势迅疾右足未落,左足又起,压根就没有跟灵之喘息的余地。白虎眼见着李麟昊纵跃来去,掌打足踢,举手投足均夹隐隐风声,直如虎跃豹翻一般。白虎言:“此子终将成大器”。

    阵中的白虎骚动的情况,已经愈发显得凶狠,但是不是胡乱发动了,它就针对一个开始发动猛攻,金法·金钢钻,金钢钻就像是极其锋利的钻头一般,以告诉螺旋的姿势,开始疯狂的拼命钻动。一时间那电光火石,汹涌澎湃的力量开始源源不断的攻击着阵壁,效果其实可想而知,对于魔教的教众来说,的确是疲于应付。这一切灵君然都是看在眼里的,血祭阵的效果没有了的话,白虎一般恢复了冷静的状态,这么长时间的心血不过是徒劳罢了。灵君然绝不会把这么多年谋划的东西付诸东流起身就要向着麟昊的那方去。可是祝悟能那里会就这样轻松的放他过去。卖了个破绽摆脱了南重楼的攻击之后,立马就杀到了教主的面前,灵君然怒道:“本座不与你追究。你要是在这么不识抬举,别怪本座翻脸绝情”!灵君然的整个脸色铁青,很明显十分的恼怒。但是他也并不想立马杀掉祝悟能,当年的旧账还没被全部掀起,事情的扑朔迷离绝不是一两句话的事。

    李麟昊现在的身法又是以静制动、慢中有快,不时的变换招法。但是灵言。之也真正的显示了一个魔教少主应有的实力,击首则尾应,击尾则首应,击腰则首尾皆应。环环相扣的打法确实不遑多言。李麟昊不想这浪费时间:“实在是不想与你交战,拼个输赢胜负真的有意义吗”?灵之对于现在李麟昊的状态有些纳闷,不过他也知道几次和李麟昊的交手自己并处于的是下风;灵之没有回话,更多的是打马虎眼,不避也不拦,总有点欲说还休的感觉。麟昊把心头一横:“既已是此定局,那只有是得罪了”。只见李麟昊左掌圈花扬起,屈肘当胸,虎口朝上,正是他自创的一招“霸王硬上弓”,虽则看来平平无奇,但是精深之处,实是威力无穷、暗藏玄机。他这左掌圈花一扬,灵之但觉自己上半身已全在掌力笼罩之下,灵之岂敢怠慢,当即以气凝力、以意贯形。手中那把木剑倒转剑柄,以剑作为手指,使一招从他处学来的“大力金刚指”,径点李麟昊手腕上“腕骨”、“阳谷”、“养老”三穴。李麟昊急忙收手,否则的话,手腕恐怕早就废了。

    “少年啊,还是不要轻视于我的好”,灵之的话不像是虚张声势,麟昊不由得一惊。其实他若不缩手,任灵之连撞三处穴道,登时可发觉这“大力金刚指”功夫并非货真价实,但双方各出全力搏斗之际,他岂肯轻易生命冒险相试?但是眼下这个样子,李麟昊不由得有些担忧:“灵之不放行,那边的白虎出不来”,一时间不免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