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样子啊?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说你,啧啧啧…”张珺保这一开口就很难闭嘴。宋灵芸脸上轻蔑又闪过一丝弧度的笑道:“我也真是傻,和你说这么多干嘛!本来是我们两个的事,你这么想掺和的话,那我就给你个去见阎王的机会呗”。宋灵芸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就真的不给张珺保说话的机会了,宋灵芸的招法简直是浑然天成,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简直是一点破绽都没有。张珺保和林诗雨的混合双打,说句实话那真是自讨没趣,而且还被宋灵芸打的是节节败退,且看宋灵芸:

    走如风,站如钉,扣摆转换步法清。腰为纛,气为旗,眼观六路手足先。

    行如龙,坐如虎,动似江河静如山。阴阳手,上下翻,沉肩坠肘气归丹。

    抱六合,勿散乱,气遍身躯得自然。扣摆步,仔细盘,转换进退在腰间。

    脚打七,手打三,手脚齐进莫迟缓。胯打走,肩打撞,委身挤靠暗顶膝。

    高不扼,低不拦,迎风接进最为先。数语妙诀掌中要,不用纯功亦枉然。

    “到底怎么回事?也不知道灵芸和珺保、诗雨他们到底会打成个什么样子?事情其实怎么也不该到这个地步的”,李麟昊的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但是现在的白虎却依然是暴戾的,麟昊现在连静下心来,吹奏乐器的心情都没有,为什么呢?因为白虎的声音里除了凶残之外,更也包含着受伤后的哀嚎。李麟昊已经不知道抓这场战斗已经持续了多久,也不知道这场战斗什么时候会结束。

    李麟昊想要帮白虎脱离煎熬,就必须和白虎并肩作战。但是当李麟昊划过的时候,突然停下了。因为他看到一个面庞的时候,整个人的精神都懵了。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全,而且那惨状,李麟昊怕是平生再也不会忘记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不应该啊我没伤害全叔啊!难道是灵君然,这个该死的混蛋,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全叔!王八蛋,去死吧”,李麟昊刚想起来,就看着李全好像还有最后一口气,余力抓住了李麟昊的衣襟说道:“昊儿,快离开这里,照顾…好”…“全叔,您别说话了,我这就带你走”,李麟昊的眼泪啪嗒啪嗒的留着,说话的时候整个身体都是颤抖的。李全最后的余力抓住他,说道:“全叔…不行了…你赶紧…离开这….是非”…李全咽了咽气说道:“这不是教…教主…保护….”“全叔,全叔,你不要离开昊儿,我还没能好好孝敬您老呢…”“全叔,您醒醒…您醒醒,你这是睡着了对吗?这是在做梦对不对”,李麟昊声嘶力竭的扇着自己的耳光,但是很疼,却根本就醒不过来。

    “不,我应该坚强,我要替他报仇。全叔,你放心….”李麟昊虽然这样说着话,但是眼里的眼泪却仍然不止,“啊”的一声惊叫,声音撕心裂肺,麟昊也突然晕厥了过去。对于李麟昊而言,融入骨髓血脉里的最爱的人,必然是李全,那是一个全心全意为他付出的人。现实生活中却活生生的分离,消失于身边,不能再靠近,每寸肌肤,每个细胞都痛的无法言说,心是空的,寒风四起,醒着睡梦都是行尸走肉。李麟昊就这样昏迷了,简直就像是被暴击之后的猝死。

    “这是哪儿?我怎么会这样”?李麟昊看着夜晚的森林太过于安静,原本存在的风声,呼啸声都彷佛已销声匿迹,只有在空荡荡的带有血腥味的空气中不时扩散着几声鸟的呜咽声,似乎是生命最后的挣扎,似乎也是临死前的求救。“原来只是彼岸谷啊,没想到真的是在做梦,那些事肯定不是真的,哈哈哈,果然不出我所料。那我现在就去看一看白虎”。乌云将月亮遮住,在进行最后的酝酿,整片大地被笼罩在黑暗之中,,树林原有的张牙舞爪也浸泡在一片死光之中,显得那么颓然无力。夜空中一丝光射穿了树上密布的枯枝败叶,映在了一只鸟的瞳孔中,而后乌云慢慢的开始退出天。一点一点的将月亮呈现,揪着人们的心。那月亮是.红色的,泛着鲜血的红色。“咦,没想到还是这么凄凄惨惨,话说这天是怎么回事”?一张血盆大口,那脸是血红血红的…白虎变成了红虎…

    “小子,赶紧醒醒,你大哥我真的扛不住了”,祝悟能靠着为数不多的力气拍打着李麟昊的脸颊,而李麟昊也因为突然的梦,而惊坐了起来。“你可以醒了”,祝悟能说话有气无力的,一看就是受了重伤,嘴角的血迹怕是清不干了,因为还在不停的往下流呢。“祝大哥,你没事吧,你这,你怎么。灵君然那个…”李麟昊看着祝悟能这个样子,不由得…“这是我自己要的说法,和君然其实关系不大了。倒是你,没想到时由夜礼仁照顾大的”,祝悟能咳嗽了一下,不时的有老血喷出。“夜礼仁?”李麟昊不知道祝悟能在说什么,祝悟能指了指旁边的李全,李麟昊还是不禁非常的难受,这一切都是真的,并不是梦。“没想到不苟言笑,心狠手辣的他能成为你的教父,想来还真是不容易”,祝悟能摇摇头,又在叹息又有一抹笑意。“全叔他”,李麟昊刚想问。“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要是再不动手的话,白虎可能真的要死了”,祝悟能咳嗽了一下,倚在了旁边的石头上。

    “好了,你赶紧走吧,也不要管我了。我没事的,我这一生,我大体上还是满意的”,祝悟能摆了摆手,推着李麟昊让他走,李麟昊刚想可是。就听的白虎叫的更加凄厉了,其吼声虽说如雷、震慑苍穹。但是那声波还是急速波及而出的,明显是遇到了强烈的打击,要是在没人援助的话,怕是真的要挂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