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就不客气了,你这弓能不能送我”…李麟昊还没把话说完的时候,忽然就听的一人嗖嗖嗖的就从武重三的身边划过了,李麟昊都没有看清那张弓突然就脱手了。武重三也是没想到,他拿在手中的弓,自认为自己膂力不凡,没想到那一刹那,那人的力量简直是完爆自己。李麟昊不禁大喊一声糟了,刚想去追,然后又突然定住,因为他知道,自己要去追,武重三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随即说道:“先让苏姑娘入土为安,你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到时候我一定完璧归赵”。李麟昊坚定的眼神,武重三还是非常信赖的,而且麟昊刚说话的,他也想把弓借给李麟昊,缘由他也没什么心思去问了,武重三随即说道:“那我相信你,拜托了,我去安顿姑姑,怎么也不能让她待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告辞,这妖人,我一定把她绳之以法”,李麟昊没敢停歇,刚才掠过的时候,他已经看到了刚才那个人是女人,而且大致他也判断出来是谁了,能有此等轻功的,除了燕子坞的人,其他门派的轻功根本达不到此种境界。而且能有此种实力的,一定是蝴蝶探花——燕红尘,除了她,根本没有其他人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只不过李麟昊想不通,这个燕红尘到底是想的哪一出?李麟昊立马就追了出去,可是这古怪的大雪,真的是下的蛮深的,对于没有落脚点的李麟昊而言,他不可能像燕红尘那样的,这样的话他就根本不到。

    李麟昊想到这的时候,立马回身朝着白虎的方向就回了,因为李麟昊明白,拿到这张弓的主要目标,无非就是白虎。眼下白虎的疯魔状态,压根就不是一件好事。伤及无辜的人,确实会增加许多人对它的敌对感。麟昊趁着眼下,又吹起了那个古怪的乐器,也许就因为吓雪的原因,虽然战斗并没有停歇,但整个彼岸谷的气氛其实冷静了很多。若不是因为这场血战,这银装素裹的模样,还真是让人心醉。

    郁郁葱葱的林带,一改往日翠绿的装束,已换成洁白的银装素裹。高高的白杨树枝就像一把把利剑直插云霄。苍翠的针叶松,纹丝不动的挺立在哪儿,高傲地接受着风雪地洗涤;针叶上积满了毛松松的雪球,像披上了洁白的外套。垂柳和垂榆的枝条不再显得那么瘪色,上面缀着的白雪就像朵朵含苞待放的白梅花。

    李麟昊开始吹响乐器时候,已经不是类似于刀诀的静心咒了:“其实冬天看似是最冷的时候,其实却是最温暖的季节。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举目天若白,千杯又何妨。三五人吃着火锅唱着歌,二两小酒,暖心暖胃,情意融融。若一人独处,下雪时倒很适合在温暖火炉旁烤红薯,外面大雪纷飞,屋内热气氤氲;这种幸福感,简单、温暖且安稳。下雪的日子里,再也不像小时候那样去雪地里撒野了!堆雪人、打雪仗,对着白茫茫的大地说一声‘我爱你’”。李麟昊在脑海中,却也就深深的想起了这种生活,而且他大致的吹得乐曲也许是首民谣吧…

    彼岸谷这一瞬间仿若都得到了净化一般,特别是白,就真的恢复了清醒。李麟昊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至少冷静状态下的白虎,头脑肯定也是睿智的,至少李麟昊是这么想的,当然先现实情况,其实跟这些也差不多。白虎恢复了平静,第一时间就朝着李麟昊这边奔过来,毕竟这音乐之声,白虎还是分辨的出来的

    “颅断身死为鬼灵,气魄腾云鹫踧踖。旌旗蔽日乱云日,鼙铎雷振烟遐翚。兵槊霜寒灵气绝,吴钩挥罢胡笳醉。燹火连天销遗骸,阴火漫漫怒灵威。遍野尸横孤城落,塞边青翠随日腓。叵罗清醨岂堪寐,旧帐疲旅琵琶催。虎啸风声龙吟萃,靖边还需万民殚。壮士余生皆戎马,百炼钢躯何人悲”。火法?天罡北斗,你往哪里走?白虎一时间就被罩住了,李麟昊一瞬间就慌了,能有一个人牵绊住白虎实力的没有其他人,定是灵君然无疑。麟昊不敢怠慢,立马就冲着白虎过来,没有办法这天罡北北斗倒是跟网有点像,但是白虎不是傻子,它道:“小子,你放心。金法?万刃杀”。白虎不可能任人宰杀,也并不是没有和灵君然的一战之力。

    且说这火法,真的是得了天下之巧计,天罡北斗之阵既经发动,灵君然的出招仿若七人出手一招快似一招,这阵法就像是七条火龙的盘绕交缠,就这样开始不停的袭击白虎。白虎的万刃杀自然不吃素的,说到底天罡北斗更像是一张网,没有把它割碎了的更好方法了。二者的相交之处,更像是天雷勾地火,杀的是不可开交。虽然火克金,但是白虎的金法不是能说破就破,而且其还有金身护体,这战力也是逆天。白虎朝着灵君然的方向吼了过去,神兽的吼叫仿佛是有了风法一般,咆哮所到之处,那催开的不仅是皑皑白雪,混杂着的尸体树木土块,早已经全部都抛向了九霄。

    李麟昊看到这,自然也不能怠慢,而是直接就冲了上去,对准的自然是那天罡北斗。“灵君然,你罪恶累累,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今天我就要和白虎一起送你下地狱”,李麟昊这么恨灵君然,其实这也都这教主的掌握之中。“还真是养了一个白眼狼,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爹的,说出去也不怕天打五雷轰。儿子说老子,我看你有什么资格”,灵君然和李麟昊就真的对峙上了。“你这样的人也配做我的父亲,当初我娘还真是瞎了眼,怎么会跟了你,为何要这么做,我简直恨透了你,拿命来”!李麟昊的麟嘉刀笔直的就奔向了灵君然的哽嗓咽喉。

    此时的白虎突然吼了一嗓子:“小子,小心啊!这人实力不是你能应付的了的”,白虎冒着危险,愣是靠着金身,冲出了天罡北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