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白虎这么害怕呢,因为这灵君然可不是凡人,这可是魔教教主。虽然说虎毒不食子,但是无毒不丈夫,要是灵君然真的恐怖起来,就没有比这更恐怖的事了。白虎一极快的速度奔袭了过来,按道理灵君然可能一只手就能制住了李麟昊,可是白虎突然冲出了天罡北斗,他自然是不敢怠慢,这毕竟是神兽白虎!

    白虎叼着李麟昊的时候,迅速扫尾,白虎扫尾所过之处,整个大地都要震一震。虎尾扫过,要是一般人,灵君然自然需要用功法挡它一挡,但是哪有那么简单,这单纯的就是考力量的压制。灵君然没有硬刚,而是凌空而起。不过这也苦了那群教众了,白虎的尾巴一挥,不少教众瞬间归西,当然懒腰折断的树木、土丘都不值一提了。

    白虎叼着李麟昊就开始迅速的狂奔,那架势压根就没人能追得上感觉。李麟昊骂道:“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要给我娘报仇,给全叔报仇,给村里的人报仇,给被他杀害的人报仇。你放我下来,你放开我…”李麟昊的嘴里不停的骂着,可是白虎哪里会管他,当然没空张开它的嘴,后面的灵君然可是紧追不舍。李麟昊挣扎着,但是白虎不给他机会,为了躲避灵君然,受伤的白虎肯定得拼了命。受不了李麟昊在不停的谩骂,只能用腹语说道:“现在放你下来又怎样?你能有几成胜他的把握,你现在纯属送死”。

    李麟昊还在不断的挣扎,只不过却怎么都很难逃出白虎的嘴罢了,李麟昊骂道:“我不行,你为什么不帮我,合我们二人之力的话不就有可能了吗?你这还逃跑是什么意思?你可是神兽诶,你怎么可以这么怂”?李麟昊一看就得使用激将法了,李麟昊这个时候的脑子依然是很好使的,虽然也是在气头上了,白虎道:“你小子也别激我,谁不知道那老小子是什么人?那可是通天教的教主,百年难得一见的旷世奇才,没想到变成了这个样子”!白虎居然都这么唉声叹气的,还这样第一次夸人,李麟昊也是第一次见到,李麟昊说道:“没想到你作为一个不出世的神兽,还能了解那么多。不过这又能怎样?就算他过去再好,也不能抵消他曾经犯下的错误,赶紧放我下来,我一定要弄死他”。

    李麟昊的愤怒是掩盖不了,现在的已然有些被冲昏了头脑,虽然他的体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雷法·掌心雷,李麟昊恢复了冷静,他知道现在在白虎的嘴上瞎闹根本没有什么效果。他以气凝力,以意贯形,“飞腾半空骑麒麟,统摄五百大雷神。鬼怪被逐无躲处,妖魔过来也难行。顿时放出三味火,全教收来亿万精”,李麟昊是第一次用了口诀,掌心雷,凝聚于手掌中,犹如一把利刃扦插的圆球,虽然是不规则的闪耀,但是以达一击杀敌之效,其攻击力之强足以贯穿人体,他想要击穿白虎的牙齿,自然是有着很大的可能性的。

    白虎一看这小子这么一犯浑的,不由的非常气愤,一甩嘴就把李麟昊扔了出去,然后它立马回转了身形。李麟昊像是在雪上滑行了一段距离,用麟嘉止住了前进,身边激起的雪浪,就像是滑雪般冲起激浪的感觉。白虎道:“臭小子,你既然要这么做的话,那我就和你搞一搞,不闹出个动静来看样,你不会罢休了”。白虎话刚说完,李麟昊会心一笑,说道:“那倒是有劳你了,我现在能想到的就是我俩联手,一定可以把这贼人打入万劫不复之地”。白虎虽然知道灵君然的名字,却不知道眼下的这小子居然和灵君然有这么大的过节,但是俗话说的好:“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败帝王,斗苍天,夺得皇位以成仙。豪情万丈天地间,续写另类帝王篇。两位是说干就干,虽然灵君然不是什么皇帝、帝王,但也是魔君,魔王,李麟昊和白虎的孤注一掷,自然也是不能小觑。

    白虎在前,一招金法·金流墓葬,这金法其势犹如奔流的银河,它像千万匹脱缰的怒马,从山洞中嘶叫着飞奔而来。金河浩荡,汹涌澎湃,一路上涌起尸体石块拼了命都想把人掩埋而后快。所谓金法并不是用的的金子,而是所谓的金属,不管是跟什么金属相关的,只要搭上边,这金流墓葬就像发了疯一般,开始飞速的掩埋过来,除了追过来的灵君然,一些远远的教众,怕是难以逃脱这金法的侵袭了。李麟昊自然也不势弱,刀法混杂着雷法·风雷受命沿着金法的印记就扑了过去,空洞的地方似乎找不到安宁之地,风雷犹如呼啸而过的年轮,在尽情撕裂空间的裂痕;一时间昏天黑地、风雷大作,烟雾弥漫的状态,仿若把灵君然他都吞并了一般。

    灵君然何许人也?堂堂通天教的教主。“密教以左手为常静,故名为慈悲之手,渡顽愚众生。右手为常动,故名为智慧之手,渡上根利器。称为“悲智双运”渡尽无余凡夫。合此双手即表示断除“贪嗔痴疑慢”之烦恼障惑,是远离身语意之无始无明,其合掌的姿势名为“印”。十方无影像,六道绝形踪。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一著高一著,一步阔一步。坐断佛祖关,迷却来时路”。大慈大悲手·万佛朝宗罩,一时间突然光芒万丈,还有成千上万只疯狂的袭来,就像是金光铸成的手掌,瞬间就像是无数千手一样推碑开来,一时间白虎和李麟昊的功法,竟全无作用。

    “都跟你说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白虎的语气中带着调侃,李麟昊倒是不含糊说道:“就是这样才有意思,要是就这么轻松的就摆平了,那战斗还有什么意义呢”。“你倒是想的很开吗?赶紧的,接着干吧”,白虎这么一说话,李麟昊突然就更来劲了,但是有些东西,不是靠拼劲就能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