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你小子,还能有这种招式”,白虎也倒是吃了一惊,突然觉得眼前的这小子,很有可能是一个战斗奇才。李麟昊倒也不自喜,对目前的状况,他明白的很清楚,这样的压力的对于灵君然来说,只是时间问题,想要击败他,那铁定是痴人说梦。李麟昊道:“都到这个时候了,白虎君,你倒是赶紧助力啊,想必以你的功法,灌注的话,效果可能不单单是这个样子”,李麟昊这一催促,白虎也觉得言之有理,立马就要使用功法,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就听见…

    有人走兽壶中抽出一支雕翎箭,认扣填弦,啪嗒声音响。李麟昊可就听见了,而白虎自然也就听见了。李麟昊知道是谁,因为他刚才就是冲去追的,他道:“燕红尘,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白虎可是和你无冤无仇啊”。白虎虽强,但是它怕这个东西,说说到底就跟自己的克星一般。燕红尘也不说话,由于其轻功卓绝,说句实话,想要伤她,难度可不低。只见燕红尘秀拉弓如满月,箭出似流星,吧嗒一声,弓弦响处,射出这头一支箭穿过一片树叶,不偏不歪由打树叶的正中间而过。李麟昊也是纳闷,为什么现在的箭法都这夸张,李麟昊对着白虎喊道:“换我来,你给我继续困住灵君然”。

    白虎现在可不能含糊,没有多说话,金法·天降苍穹,如果是看李麟昊的阵法是从下往上,白虎的就是从上往下,那金光闪闪的样子,主要是因为李麟昊的雷法反衬的原因,显得更加高压。那压抑的感觉,倒是颇有泰山压顶的感觉,让人沉重的喘不过来气息。灵君然这暂时没有破解的原因,是在这个阵法中的移动速度,已经迟缓了太多。而如今这金法的袭来,再被雷刀削剁了之后,就像是陨石雨一般,开始在阵内不断的炸裂,本来是相当光明的空间,突然就变得越来越混沌。

    倒是也有追上来的人,只不过哪里能和白虎相比,白虎也许就只怕那把攻而已,大多人数人在它面前犹如蝼蚁一般。李麟昊虽然不能跟上燕红尘的轻功,但是对于封住箭的走向,俨然是有了一套,毕竟刚才武重三的箭法,还是要比燕红尘出色的多。“你这是什么意思,白虎和你无冤无仇,难不成你也是通天教的人,这也不至于吧,为何你要这样做?”燕红尘道:“我的事,你少管,你更管不着,今天这白虎必须死定了”。“那可不行,我不管你是处于什么样的原因,今天的白虎,谁也碰它不得。想找它的事,就得先过我这一关。”李麟昊说话不知道底气亮的很足,但是燕红尘也是誓不罢休,认扣填弦,那箭是射个不停,可是李丽娜不傻啊,有的箭他拦,有的箭他可就不在乎了。毕竟不是每支箭都能威胁到白虎的。

    李麟昊也不近身去攻击燕红尘,而是就在这箭前进的路上,开始掐断它的走向。但是这并不代表麟昊只是单纯的防御哦,现在李麟昊的进阶,灵君然都觉得有意思,更何况是一个燕红尘。一柱圆浑的刀气,从刀尖以螺旋的奇异方式江河暴涨地狂涌而出,往伏难陀攻去。气墙为方,刀劲为圆,这刀法跟之前的“降定天一”有点像,但又不只是那样。刀法至此,确已臻天人合人的至境。方为阳,圆为阴;阴为方,阳为圆。阴阳应象,天人合人,再不可分。燕红尘压根就没注意到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也被困在了一个范围中,而且范围足够的大,居然自己的轻功都没有逃离出去,而且这个空间开始不断的压缩,她射出的弓箭,不是由麟嘉亲自去挡了。

    燕红尘不知道这小子的进步确实惊为天人,但是好在李麟昊的这一招是远没有是那种靠杀伤力去取得胜利的做法,而是依靠着强大的个人实力让燕红尘陷入到了一个被压制的环境之中。燕红尘骂道:“你小子不是和祝悟能是好哥们吗?那你倒是赶紧替他报仇啊,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被踩在脚下,你放我出去,只有取得了白虎的精元,才有战胜灵君然的可能,不然依靠其他事不可能的”。李麟昊明白了,为什么燕红尘想要杀掉白虎,以为这样就能杀掉灵君然,也许这也就是灵君然放出去的信息罢了。李麟昊道:“放你出来可以,但是有些事,我必须跟你说清楚…”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见了一声炸裂,就见得那自己和白虎的组合阵法就像是被。剑法·空天裂,一股极度恐怖、极度强大、极度无边、极度无际、极度完美,甚至可杀神、弑佛、灭天、绝地的无敌力量,正在天下会之上急速孕生…感受到的人自然可以知道这种来那个力量的压迫性,一瞬间灵君然立马就冲了出来,而且奔着的方向,正是燕红尘的方向。李麟昊大喊一声:“糟了”。白虎这边也就立马反应了过来,不是因为别的,灵君然肯定是冲着霸王弓去的,李麟昊第一时间就把燕红尘从阵中解放了出来,迅疾就想去解救燕红尘,可是那里跟的上灵君然。

    灵君然手起剑落重压之下吗,燕红尘只能用霸王弓,二者的相交之处,真是有着非同寻常的焦急,虽然燕红尘被一剑直接摁着跪倒了地上,但是霸王弓的硬刚,倒是使得灵君然手中的一把重剑反而有些受伤。灵君然笑道:“有点意思,不愧是神兵”。灵君然一把拿住了弓,抬起了脚就把燕红尘踢飞出去很远很远。

    李麟昊刚补救过来,可是哪里跟的上啊。刚想献刀麟嘉,但是灵君然手里的一把重剑,大手一挥,那一道剑气的袭来,李麟昊差点都没能搪住。李麟昊因为刚才实在是酝酿了半天,现在已经极度耗费了功法,好在白虎出现的及时,白虎叼着李麟昊又开始了一段狂奔,李麟昊道:“你这是作甚”?白虎道:“他现在手里有了那张弓,那就是对我最大的威胁,说实话的我的金身,就算是灵君然硬破,也决计最多斗了个两败俱伤,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