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说这话的时候,居然也可以咳嗽了。只不过和常人不同的是,它咳嗽的是声音,而不是嘴型,李麟昊道:“你不要再说话了,我们应该可以逃得掉的,赶紧走。都怪我太意气用事,要是刚才不过于执着,我是以为你的金身牢不可破,也不知道燕红尘….怎么…怎么,这事都怪我”,李麟昊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要是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他也不会让白虎牺牲。当气势汹涌的白虎就这样倒在自己的面前时,痛苦的心情溢于言表。而且或许是因为李麟昊是麒麟转世的原因,面对白虎的伤痛,就像是一对多年的旧友间面对生离死别的苦痛一般。

    “不要管我了,臭小子,这些小事对我来说没事的。按道理我的命门,不该是眼睛,可是说巧不巧,这重剑的威力怕是已经进入到了脑部了吧”,白虎说着话,它明白在不把话说完,真的不知道下次再见是什么时候,虽说可以转世,但是有些时候的存在,不过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罢了。李麟昊的眼神里充满着无奈和愤恨,现在对他来说:“只有杀了灵君然,他这所有的心情才能宣泄”。现在的白虎似乎也温柔了许多,而且也看穿了李麟昊的心思,说道:“你小子的想法我了解,但是你现在和灵君然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你的唯一出路就是赶紧离开”。白虎这么一说话,李麟昊道:“大丈夫岂能如此,不就是个灵君然,既然我心中都已再无牵挂。不如应了宋山河那句话‘吾未战死便当死战’,一个区区的灵君然,我誓当杀他,一泄我心头之恨”。李麟昊的眼里冒着凶光,很明显灵君然摧毁了他身边一个又一个人时,他已经陷入了无限的仇恨之中。

    白虎倒是一笑:“都到了这个关头,你还真的是信心十足,不过光有信心可不够,不过老夫倒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按道理平时的套路,李麟昊该是反问的,但是李麟昊这么聪明,他早就猜到了白虎想要做什么。李麟昊说道:“你想说什么,你想做什么,我都很清楚。但是我不愿看到你这么去做。你收起你的心思吧,我受不起,也不愿意接受”。麟昊心里跟明镜似的,他他知道白虎想要把精元给他,普天之下众多人的巧取豪夺,不就是为了这个吗?白虎哪里还管李麟昊愿不愿意,它已经开始强行把自己多年修为的精元给逼出来了。与其让其他人得到这个东西,不如把它送给赖以信任的人。

    “你为什么这么傻呢,早叫你不要这么做了,这样只会加剧你得死亡”,李麟昊在那痛苦,但是他又不能去拍打白虎,毕竟本来白虎就已经伤的非常严重了。白虎道:“这是我一厢情愿想要做的事,如果它有可能要被灵君然夺去的话,那我不如把它赠与你好了。让你带着我的那一份吗,一定要战胜灵君然啊”。白虎咳嗽了两声,接着说道:“封印和结界,对于灵君然来说,不过都是时间问题,可恨的是我不能化为人形,更可恨的,你说说巧不巧,克我之物还都在他的手里”。现在的白虎就剩下捶胸顿足了,只不过他的形态做不到罢了。

    白虎一边说话的时候,也没有再耽搁,而是从嘴里吐出了一个血红的圆圆的珠子。珠子附着在白虎的舌尖,没想到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精元的大小,也不过糖葫芦的大罢了。虽然整个彼岸谷,都已经笼罩在了一片黑暗之中,准确的来说,是一片灰蒙蒙之中,让人早就分不清了白天和黑夜。但是那精元竟然犹如夜明珠一般,竟然能发出十分强烈的光芒,而且这精元一共有三层颜色的光源,一层是血红色的,中间层是淡蓝色,最里面是白色,这些颜色本以为会掩盖里面的颜色,没想到却能进一步的洞彻,不由得让李麟昊啧啧称奇,不过眼下可不是称奇的时候,李麟昊赶紧道:“你做这些又是何苦呢?我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守护你,没想到最后却是我害死了你,苍天啊,你为何如此…”

    李麟昊抱着白虎的尸体开始恸哭,因为他还没把话说完的时候,他已经发现了,白虎已经一动不动了,而且打鼻孔也根本听不见有任何出气的声音了。白虎就这样殒命,留下的就是那一颗精元。李麟昊自然是不想吞下那颗精元,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的了灵君然的一声叫喊:“把精元给我”,李麟昊一看灵君然就这么扑过来了,当然不能顺他的意愿,而灵君然的眼神里冒火,这也是李麟昊第一次见到。

    “你要我给,我偏不给你,你能那我怎样?”,说完话,李麟昊一口就把精元吞了进去,灵君然刚好就扑了个空。李麟昊吞下了精元的时候,瞬间有了飞升的感觉,烁烁金光犹如长出双翅般的绽放,层层金色火焰自翎羽间流转,羽翼挥动之间,一滴滴璀璨赤炎滴落,好像露水,却足以烫穿任何人的目光!火滴飘洒,却不远去,自空中划出一道道绚丽弧线后又复重归冲击着李麟昊的身体。李麟昊感觉一瞬间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在那个状态,李麟昊感觉自己可以击败灵君然!!!李麟昊银光落刃,麟嘉霸体强推。一瞬间拔刀斩可增加蓄力时间并增加攻击力,被攻击时的瞬间格挡可出现能使敌人眩晕的刀风,麟昊出招的时候压根也就没有跟灵君然废话了,获得快乐力量的李麟昊使用的刀法,虽然平实,但是他能清楚的感觉的力量源源不断,仿佛不去使用的话,自己就会爆炸一般。李麟昊想要攻击灵君然,但是围上来的还有一干教众,其中不乏散人。“尔等都给我闪开了,今天我只和灵君然清算,我和你们无冤无仇,希望你们不要自讨没趣”,李麟昊说话的时候,语言中不怒自威,倒是颇有灵君然名动江湖的那种霸气。

    灵君然现在的还招有些恍惚,而嘴里却道“精存自生,其外安荣,内脏以为泉源,浩然和平,以为气渊。渊之不涸,四体乃固,泉之不竭,九窍遂通,乃能穷天地,被四海”,。灵君然整个状态有些懵。不停的念叨:“我的精元,我的精元,孽障,孽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