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麟昊有些懵,和的确是正常的,因为这情况的确是如此,只不过参考的说法不一样罢了。(书屋 shu05.com)李麟昊冥思苦想之际,百思不得其解,可就在这时却突然传来了张珺保的声音,骂道:“你是不是傻啊,这不就是破解简单的九宫八卦就行了吗”?李麟昊突然都忘了,灵君然步踏九宫之法,说到底也不是破解幻觉本身。因为还是要破阵的,毕竟眼前的是幻觉,但是范围其实没变。

    这句话的意思就很明显了,因为李麟昊的所处的幻境之中,所以可能很难辨认他的处境。但是现在却不用害怕。因为李麟昊详细了解过九宫八卦。而且此时天书上还有罗盘产生。李麟昊一眼就识别了如何去破阵。九宫八卦是阴阳居中,乾坤在外。李麟昊自然可以以自己的目前的战力倒行逆施而破解,李麟昊没有含糊,立刻逆乱阴阳,倒转乾坤。突然听的一声炸裂,这个结界就破了。

    “你个糟老头子,你这幻境倒是厉害,耗费了我不少功夫”,李麟昊出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静坐在那里的灵君然。“你怎么可以如此出言不逊,教主待我去替你教训,这种口无遮拦的小儿”,姜无常一看眼前的李麟昊竟然如此的无礼,不由的怒火中烧。灵君然摆摆手,道:“这种事就不需要老姜你动手了,这等逆子。老夫不让他多长长记性的话,他还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

    李麟昊道:“你也别在那光耍嘴皮子占我便宜了,别给我整那些没用的。今天反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那还有的这么多废话”!麟昊虽说经历了地狱的磨砺,但是对于灵君然的感觉却一点都没有变,也许变的可能更多是对其他人的态度,但是对于灵君然培养自己的这种方式,一直是百思不得其解,所以也不能谈何原谅了。灵君然也是一直处在无人可敌的寂寞之中,当年是林敬堂和宋延肇的合体,自己才被重创。要论单对单的话,也许现今的李麟昊可能是灵君然生平最大的对手了。“竖子啊,今天我就放开了所有功率,今天和你一战。我自然也不会留下任何情面,”灵君然没有含糊,直接就奔着李麟昊的哽嗓咽喉去了。

    “喂,你们两个就这点本事吗?真是连下酒菜都不够呢”,宋灵芸也没下狠手。可是这边的林诗雨实在不是对手。而且张张珺保又得护佑林诗雨,压根就腾不开手。当然,就算他能腾开手,也不可能是宋灵芸的对手了。宋灵芸的招式之间,张珺保的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虽然招法平实,但是着实是硬实力额碾压,功法有致,感觉就像是和自己的师父空癫大师一样的境界。“你也别太嚣张,说到底你的这番实力,不过是从白虎身上所得,又不是什么个人的真本事,你有什么好吹嘘的”,张珺保的唇舌之力,自然是不遑多让。“珺保,这种事你不要管,这是我和她的个人恩怨”,张珺保听着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多少次了,林诗雨这百折不挠的情况,他也是很服气的。

    但是转念一想,要是在这么护着林诗雨,对自己来说,这其实更有可能让林诗雨送命。想到这的张珺保突然退出了战局。林诗雨和宋灵芸斗做一团,现在突然如此,也有些不习惯。宋灵芸有点不耐烦了,骂道:“真不知道麟昊瞎了哪只狗眼,居然会看上你?你说你哪里比得上我,无论是相貌,武功,琴棋书画,针线刺绣…你拿什么和我比”,此时的宋灵芸已然恼羞成怒,压根就不想给林诗雨回怼的机会。宋灵芸“手起刀落”,气势全开立马左右手拉开架势,弓步上前。左脚左拳在前,右脚在后,右拳置于右肋旁,虎口向右。而后进步,左脚向前蹚而进,右脚随之跟步;两拳一出一入,接连不断,势如连珠箭。林诗雨这下倒好,短短这一会,受了八八六十四拳。很显然,被击飞之后,压根是动弹不得。

    张珺保看到这个境况,立马来到了林诗雨的跟前说道:“诗雨,你不要和她整这些,你也知道现在的宋灵芸早已不是当初的宋灵芸了,现在与其争斗”。张珺保虽然于心不忍,但是只有现在这样做,让林诗雨动弹不得了,至少能不会因为恼怒而失了性命。张珺保揣着一堆药,随便拿了几瓶就扔了下来,而后特地设置了一个结界,至少没能恢复功力的林诗雨是不可能从这里逃脱而出的。张珺保没有怠慢,冲着宋灵芸喊道:“今天小爷就好生会会你,也好替诗雨出口气”。林诗雨喊道:“珺保,你放我出去,这是我一个人的事,你别瞎搀和。赶紧的,放了老娘”。

    “这可不行,你看你现在都成了什么模样了”,张珺保的脸上有着笑意,但是似乎流着眼泪。虽然是又哭又笑,但是总有一种慷慨赴死的感觉。张珺保心说话:“诗雨,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我会尽量的托住宋灵芸。以后你和麟昊都要好好的在一起”。林诗雨骂道:“珺保,你这是做什么?你为我俩做的已经够多了,赶紧的,我要和她决一死战。求求你,别自己去,求求你…”林诗雨在结界中的嚎啕大哭,可是张珺保不可能回头的,张珺保道:“对不起了,诗雨,这种事还是由我来担负就好了…”似乎有温润的阳光洒在了张珺保的脸上,此刻珺保真的特别帅。“混蛋,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凭什么为了我…”林诗雨虽然骂着,但是有气无力,纵然挣扎,却也是无可奈何!

    “哎呦,瞅瞅,瞅瞅,你们俩这要死要活的样子,就跟苦命鸳鸯一样。要不我成全你俩得了,让你俩在黄泉路上做一对夫妻。这样麟昊也好再无牵挂了”,宋灵芸嘲笑着正走过来的张珺保。张珺保笑道:“妖女,这种事就不需要你操心了。这世界就算全世界女的都死光了,估计麟昊都不会喜欢你。你说你现在这个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你倒是很敢说啊”,“混账,老娘现在就撕烂你的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