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紧把你这么多年的功力都给我好了,对不对。这样帮我,我也好给爷爷报仇,也好重振宋家。等到我嫁给李麟昊,就可以登上通天教教母的位置,这样就好覆灭赵家人的统治,这样由我驱逐辽人,缔造一个新的王朝,岂不美哉”,宋灵芸自顾自的讲着话,压根就不停林敬堂说的话,就像是已经谋划好了一个完美的未来一般,沉浸在这个蓝图之中,宋灵芸觉得这样可以一步步踏上自己想达到的往位置。

    青华帝君子,神霄真王。扶桑日帝,西极月皇。四真三气,结青朗光。镇布三田,内存真皇。服吞日华,上升金光,日月内运,丹宫碧房。嘘成玉体,吸入琼光。妖鬼自除,三尸灭亡。三九得气,面礼仙王。五气朝元,一尘不染,能清能净,是曰无漏,东方木雷在肝宫,南方火雷在心宫,西方山雷在肺宫,北方水雷在肾宫,中央土雷在脾宫。雷法·五雷天罡,林敬堂不知道小小的宋灵芸居然阴险至此,不由得有些胆寒,更多的是失望和无奈,当然还有作为一个长辈,没能做到什么,也有些内疚。

    便在这电光石火般的一刹那间,他右手后挥,拨开了从身后袭至的两条黑索,这雷法一提一送,身随劲起,嗖的一声,身子直冲上天。林敬堂的飞速起身,宋灵芸压根就没能意识到,也不知道林敬堂这绝地反击的力量竟如此迅速。林敬堂的外号岂是浪的虚名。林敬堂也知道,眼下宋灵芸的实力,比起她爷爷全盛时,恐怕也不遑多让。略一思忖道:“这娃儿,不知道练了哪些乱七八糟的邪工,阴招都有,还想要我这一身功力。难不成真的会有偷天换日、物转星移这种绝技,要是这样的话…”

    “你想什么呢,你这五雷天罡,也不过如此嘛?”宋灵芸以为林敬堂是雷声大,雨点小,可是真实状况却不是如此哦。所谓五雷天罡,藉由动天地,感鬼神,驱风雷,役万物,无往而不可也。这只是根本的,这些东西因为还没有集中到宋灵芸这一点上,林敬堂也不忍心下死手,万一他错误的估计了宋灵芸的实力,这可能就是宋家唯一的血脉了。但是宋灵芸可不含糊,冲着林敬堂就杀过来了。“这娃儿,要是不给她长长记性,怕也是不知道山外有人,人外有天。延肇啊,我这代你教育一番,你可不要怪我啊”,林敬堂移雷换影,那从天而降的雷法,就如轰鸣一般,瞬间就封了宋灵芸的路线。

    这一下,倒是把宋灵芸吓了一跳。要是被这雷劈中,当真是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了。这五雷像是五条雷龙,弯弯曲曲的从地面直通云霄。哪怕在和灵君然激战的李麟昊也能看的很清晰,不禁喃喃道:“这..这…这是师父的雷法,诗雨肯定没有此等实力。除了我师父,当然林叔父的实也不排除,这样来看的话,珺保应当是安全的”。“小子,你还有空管别人得死活,你倒是先看看你自己吧”,灵君然下手不含糊,想把李麟昊的潜能全部都激发出来。就连南重楼和姜无常等人,都要被那远处耀眼的雷法,刺瞎了双眼一般。姜无常道:“我们这到底经历的是什么磨难啊,两边得争斗是一个比一个强,怪不得大哥您,没能把少主给请回来”。“你少废话,不是我不想。那边的实力,比起这边还猛。简直就是拼了命的,想要在虎口拔牙,那真是门都没有”,南重楼不由的一声叹息,想要上去帮忙,怕是连机会都没有,这种对战,连插手的机会都没有。跟别说那些其他的教众了,感觉就像是看着两处的神在打架一般。

    “哇,还真是热闹了。这是什么情况,这是我见到闪耀的雷法了。没想到还有两处,都还这么凶残。真是一场都不想错过,这只不过麟昊那有点弱势哎,麟昊,加点油啊”,张珺保在这边还耍起了贫嘴。“你还有空在说这些,你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是吗?这可是事关生死的较量,麟昊和我爷爷都不容有失,赶紧的,我们赶紧过去”,林诗雨是觉得眼下的情况,可不能在有任何的时间等待了,毕竟这都看到了爷爷的绝命技了。张珺保道:“别急,你看状况这么激烈,按理来说,应该是棋逢对手的情况。所以等你再缓缓”,张珺保倒是觉得明面上感觉是占优的,所以又是好言安慰,让林诗雨先多休养调整,同时也给了自己恢复的时间,林诗雨拗不过他,身体确实也是负累,就只能听从张珺保的建议。

    宋灵芸道:“这当真还是非常的骇人,当世数一数二的高手,要是能得到他的力量,那我岂不是世间无敌”,想到这宋灵芸也是不含糊,风法·阎罗杀,这招风声阵阵,具象成地狱阎罗,形成的真空气流足以将敌人包裹在其中进行无差别的刀割式攻击,眼看着持续推进阎罗杀想将五条巨龙绞杀。

    可是这招要是这么容易破的话,那还算什么杀手锏?林敬堂操纵着五条巨龙。这天一阵暗,一阵亮,云像一片飞沙在空中浮动。这移雷换影之术,当真是厉害。

    天边呈现出像长龙似的亮晶晶的闪电,照着阎罗杀就去了。随后便是隆的一声。闪电越闪越亮,雷声越打越响。不一会儿,黑云滚滚,遮住了半边天。就这样阎罗杀根本还没来得及掀起风,就已经消失了。宋灵芸不由的有些惊骇,心说话,爷爷当年的风法究竟是到了何种程度才能和林敬堂齐名?

    雷在低低的云层中间轰响着,震得人耳朵嗡嗡地响,分不清是雷声还是龙吟。天雷滚滚时而用它那耀眼的幽蓝之光,时而闪耀猩红的血亮之光,那五雷天罡时而划破了黑沉沉的夜空,照出了在暴风雨中狂乱地摇摆着的虚影,一条条金线似的鞭打着大地的雨点和那在大雨中吃力地迈动着脚步的人影。一刹那间,电光消失了,天地又合成了一体,一切又被无边无际的黑暗吞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