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麟昊不知道到底没有早一刻回神,只不过等他回神的时候。(书^屋*小}说+网)这一切也都晚了。当他的心里更多的是五味杂陈的感受,千言万语可能都说不清,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受。一干老教众在哪里痛哭流涕。李麟昊突然回想起来,那边还正在战斗呢,不由的要过去救人,刚好也把现在的心情改换一下。这种事想想一下子都是让人难以接受的,更何况在短时间内居然面对了这么多事情,是谁恐怕都有点难办。他转身正想走呢…

    “少主,您现在可不能离开。教主他的遗体,不可能就留在此地,这样有辱他的圣名”,说话的人是谁呢,唯一身体正常,且说话很有分量的就只剩下姜无常。姜无常这说话,虽然隐隐的牵动着李麟昊的心,但是李麟昊依然头都没有回,而是就这么走了。姜无常还想去喊,旁边伤痕累累的南重楼叫住了姜无常,并说道:“不要去管少主了。眼下的他,肯定心里是非常矛盾的,一时间让他把这个思路理清,恐怕只会惹怒他,现在不若给他一些时间”。南重楼的说法不无道理。

    “大哥,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教主这圣躯”…姜无常默然点头称是,“教主圣躯之事,必先得到安顿,眼下当务之急,是聚拢已经受伤的教众。而后离开这彼岸谷,眼下我们办的这几件事,对我教的伤害都颇大,要是不能妥善处理的话,我通天教的辉煌,可不能毁在我等手里”,南重楼拼了老命,把该说的话,一下都说全了。姜无常也不得不佩服自己大哥的心思缜密,说道:“大哥您要是这么说的话,我们也确实应该这么去做”。“来人呐?赶紧去把周围的兄弟都聚拢开来,最后的话,把兄弟们的尸体都聚拢到此处。此地不还有忘川仙姑-陆瑶瑛的住所吗?受伤的可以往哪里集合”,姜无常这一发话,许多教众自然是服从命令。毕竟现在群龙无首,但是好在南重楼德高望重。

    红叶漫漫,金簪飞扬;独立斜阳,衣袂飘飘。古道凭栏,看晚霞如血,雄关如铁;风声鹤唳,听万古悲叹,秋风萧瑟。笑叹千秋业,回首双鬓斑;心事谁人知,满目尽苍然。一代枭雄灵君然真的就这样驾鹤西去了。“教主这一世英名,居然毁在了自己儿子的手里,让人可恨又可叹”;“就是,就是,这算个怎么回事啊”;“教主没了,这个新少主还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套路”?底下还是有人会议论开来的,“且听我说各位,我南重楼绝非倚老卖老,眼下的这个情况,请众位兄弟稍安勿躁。这少主虽是少主,教主虽是教主,但是他们总归是一家人,至于教主为何是此等做法,我们当然不能妄自揣测,但是眼下还是希望大家同心协力走出这个困境”。南重楼的一席话,还是能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

    李麟昊奔着刚才战斗激烈的地方而去,没想到自己的师父和敌人竟然能这样打作一团。没想到现在竟然偃旗息鼓了,真不知道情况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麟昊经过这件大事的洗礼,不由得感觉整个人生观都要颠覆了,根本不知道经历何种事,才能会经受这么多味道的汇聚,李麟昊现在的心里真的是满目疮痍。

    可是等到李麟昊靠近的时候,发现的却是一个人在抱头痛哭,一个人在一旁安慰。而地上明晃晃的躺着那个人。不由的让麟昊心里一惊了,飞奔过去的时候,扑通一声就跪倒了。随后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师父他武艺绝伦,这世间就算有对手的话,也不过灵君然一个人罢了,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李麟昊不停的摇晃张珺保,张珺保也是一脸无奈,他深深的知道,眼前的这两个人已经陷入了难以克制的悲痛之中。

    张珺保只好说道:“麟昊,还请你节哀顺变,都是小弟没用,没有办法能和宋灵芸抗衡,等到我们回到此处的时候,该发生的就已经发生了”。一旁的林诗雨哭的给泪人一样,骂道:“还不都怪你,你说你这一路到底是为了什么?一边拈花惹草,一边报仇雪恨,你真的有管过我们的生死吗?你快还我爷爷命来,还我爷爷命来”。李麟昊一瞬间又陷入了更大的悲痛之中,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死亡,而且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但是作为一个男人的本能,李麟昊一把就将林诗雨揽入了自己的怀中,并说道:“诗雨,你放心。我这就去给师父报仇,你告诉我她去哪里了?我一定会给师父报仇的”。“你也就只能嘴说说了,到时候你真的下得了手。你还我爷爷命来…”林诗雨哭的是昏天暗地,难以制止。

    一旁的张珺保看到此,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现在的两人完处于崩溃的边缘,想要去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林诗雨在自己的怀里晕死过去,李麟昊不由的问道:“珺保,这到底时是怎么回事”。张珺保道:“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帮诗雨疗伤的时候,这边就已经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过来之后,就看到这番模样了”。“不是你一直在战斗吗?怎么轮到老爷子战斗的时候,你们却不见了”,李麟昊非常的不解,不知道老爷子为何就这样败了,而且还死亡了。更不知道的是珺保和诗雨怎么会离战斗现场这么远,更没想到就这样天人永隔。李麟昊的心里滴的血都快流干了,而眼泪再也流不出了。

    “我也不知道宋灵芸为何能有这般的实力。为了引开她,我特地把她拉到了很远的地方,这样就可以给诗雨争取到很多时间。没想到的是宋灵芸的实力太令人匪夷所思了,之后她就把我困在了阵里,以为我必死无疑。后来我怕了阵的法门在得以逃脱”,张珺保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李麟昊已经大致了解了宋灵芸的实力的确是强悍到了一定地步,要不然断然不会如此棘手。

    “那现在她的人在哪里呢”?李麟昊不由自主的问道。“你问我的话,我也不知道,但是眼下的状况,我们还是疗伤要紧,整个这一场激战,实在是让人心神俱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