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张珺保的一席话,李麟昊也不由的暗暗叹息。张珺保道:“老爷子的身体就交给我吧,你就好好背着诗雨吧”。“眼下的到底是什么状况,怎么连通天教的人,也看不到了,难不成你把所有人都给消灭了”,张珺保不合时宜的问了这一句,李麟昊并没有搭理他,张珺保一直以来都是非常的机智,就再也没有问过。

    李麟昊和张珺保来到而来陆瑶瑛住处的时候,却发现都是到处都是通天教的人,当然他们不都再是精神抖擞的模样。张珺保看到这副模样,立马摆开了架势,想要把这些人都处理掉。没想到李麟昊立马罢了罢手,往屋里走的时候,也没人拦他。这一点不由得让张珺保啧啧称奇。

    “少主啊,老朽对不住你”,重伤在床的南重楼立马床上滚了下来。南重楼这么一说话,张珺保不由的吃了一惊。问道:“少主,哪来的少主?灵之吗?他在哪里,麟昊,我们要戒严吗?”张珺保这突然紧张的样子,李麟昊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的姜无常立马就接下了林诗雨,并把她安置到了病床上。姜无常一递眼神,旁边的几个教众,立马就要安置林敬堂的尸体,张珺保刚想反抗,李麟昊就像他使了一个眼神。

    “这位少年,有所不知啊,我们所说的不别人。正是灵昊少主”,南重楼立马就把话给说出来的时候。张珺保或多或少的都是吃了一惊,不由的说道:“这,这,竟然是真的,我还以为”,张珺保没反应过来。倒是一旁的李麟昊说道:“你们也都别闲着了,赶紧把他扶起来”,大家这才看到南重楼还在地上呢。姜无常赶紧和就把南重楼扶了起来。李麟昊说道:“什么情况,这就要让我饶你死罪的”,李麟昊四处瞄了瞄,大致也懂了,灵君然的身体不在。

    南重楼刚想说话,旁边的姜无常安抚住了他,说道:“大哥,还是我来说吧”,南重楼只好默然的点了点头。“是这样的,少主”,姜无常刚想接着往下说,李麟昊立马打断了他,并说道:“谁是你们的少主。在下李麟昊,怎么叫都行,请别叫我少主”。“是的,李公子。事情是这样的。不久前,您动身前去救援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号召所有的兄弟,往这边集合,反正受伤的人这么多,当然是治病要紧。但您知道现在群龙无首,虽说我大哥德高望重的,但是少不了有人嘀咕。当然这些都不足以动摇军心”,姜无常说话的时候,细节描述的有些多。李麟昊不由的有些急躁了,怒道:“捡重点的说。我与父….那老头子的人呢”?

    “启禀少…对不起,公子。教主大人他的身体,被苑丹若和梅棨戟等人抢走了”,姜无常把这话说出口的时候,李麟昊骂道:“怎么会这样?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一个人的身体都看不出,真不知道老头子培养你们干嘛”,李麟昊的心情,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概括完整的。吓得姜无常立马就跪下了,说道:“属下该死,属下该死”。张珺保听闻此言,赶紧劝道:“麟昊,你发这么大火干嘛,这是教内的纷争,按道理罪责也不在他们。更重要的是,你说梅棨戟抢人的时候,是不是受了谁的指使”?

    张珺保问出这话的时候,李麟昊不由的一惊,然后问道:“你的意思是——宋灵芸”。张珺保眼神深邃的点了点头。李麟昊问道:“你们的少主灵之呢”?关于灵之的事,南重楼时清楚的。“去把所有人的尸体都给我找回来,看到辽兵的尸体就算了。我朋友,当然还有教众的尸体务必都给我找回来,怎么也要让他们入土为安”。李麟昊还没有让南重楼的来得及说话,就已经把事情安排下去了。姜无常不敢怠慢,自然是要遵循少主的意思,让身体受轻伤的教众,赶紧出发去寻人。听到这张珺保也不由得说道:“我跟他们一起吧,怕他们不认识,另外,香儿我也想亲自去寻找”。李麟昊道:“你的身体没事吧。他们应该是可以的,这不需要你亲自动手的。当然香儿姑娘…”张珺保止住了李麟昊,随即说道:“你就放心好了,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少主啊…不对。李公子,事情是这样的,我看到灵之少主他的尸体就在宋灵芸和奔雷飞神的战斗处。因为战况过于激烈,老朽也无法靠近。心想等着一起大家都一起共赴黄泉,谁还分个你我呢。我就回来准备告知教主了,哪曾想,还没来得及告知教主。那一刻,我也确实抛弃了生死”,南重楼说到这的时候,不由的老泪纵横,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教主啊,教主啊”。李麟昊本想发怒,但是眼看着这也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了,不由的说道:“也就是说,你并未能验明灵之到底死亡与否”。

    哪知这时的林诗雨立马做了起来说道:“我能证明啊,我知道啊,他就死在我的身旁”,林诗雨这突然醒来,李麟昊不由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坐到了林诗雨的旁边说道:“诗雨,你没事了吗”?林诗雨道:“我的伤到倒还好,只是因为过于难过了,才会晕死过去。害你担心了,真是让我过意不去”。“说的这是什么话,只要你平安无事了,我心里的石头就落地了,你刚才说了什么?灵之就死在你的身旁,你没搞错吧”。“我怎么可能会骗你,这事千真万确,当时是他为了救我,而送出的性命”。

    一屋子的几个人都不由的发出了啊的一声,表示不敢相信。“麟昊,你可不要误会,他说他不是为了救我,而是为了让她回头是岸”,林诗雨第一时间,还是像李麟昊解释了,灵之救她,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另一人。李麟昊说道:“你说的这个人可是宋灵芸,你的意思是他喜欢宋灵芸对吗”?林诗雨使劲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他最后跟我说,我救你,不是让你替我报仇的,我是想请求你…请求你,要是看尽我父亲和灵昊和她战斗的话,请…务必”…

    李麟昊道:“请务必什么,怎么,没有了吗”?林诗雨道:“当时我就以为他断气了,我也不知道务必什么,但是从他的语言来看,一定是希望你们能善待宋灵芸”。没想到林诗雨在这方面,其实还是很有气度的。李麟昊倒也是颇感欣慰,随即问道:“那你真的能确认,他已经走了吗?你不觉得梅棨戟他们抢人很奇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