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李麟昊的战法并没有开,毕竟李麟昊还收纳了白虎的精元。“你们两个,怎么还是这个样子,打法从来都是用最简单的试探开始,有没有点意思了?再看看每次打架,你看看这湖面,啧啧啧…”空癫大师这口吻,多少是有些不满意。旁边的林汉升倒是没说话,而是笑道:“你找什么急,俩小子都没听见你说话”。

    的确随着两人战斗的愈发激烈,整个湖面就不在那么平静了。至于李麟昊为什么想和张珺保对决,主要是那渔翁绝对不是省油的灯,从另一个层面来说,他也希望能像天池的二位高手对决一样,明显波澜不惊。但是整个气场都可以感受到的那种震颤才是他所追求的境界。当然两人的对决,就没有那么简单过,一时间是水波四起,波涛震天。

    哪知空癫大师,开口又吟诗,“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醉里经年少,乍醒华发生。沧浪星野阔,月涌浮骚声。我恨鸿翼轻,难渡天下人”。“好了,好了,你又来这个,从小到大,也不知跟哪学的毛病”。“此言差矣,一壶酒卧居春日桃花林,快活如侬有几人,真是好不快活啊!”;“哎,瞧你那倒霉德行”,林汉升开着宋子龙的玩笑,两人这有一茬没一茬的搭着。

    两人一看这个情况,立马各自施展身形,连续躲开。张珺保这才意识到,面前的这二位实在是了不得,毕竟老兄弟俩经验超越这弟俩太多。因为李麟昊对着他指了指,那些水化作的匕首就没有落入水中激起波澜。水中最多的不过是雨滴激起的小波浪圈。二人就这样蜻蜓点水暂停的局面,李麟昊瞬间就站出来,开始向张珺保进攻。李麟昊以为已经摸清楚了珺保的套路。以为在打下去准能不会像刚才那样,波澜叠起,声音震天了。可是他想错了,只见得张珺保再次和他交手的时候,动作突然放慢了。

    张珺保不急不慢,借力打力。李麟昊的进攻逐渐一一被化解,而且这水面也开始真的变得波澜不惊。但二人的比试,却逐渐变得白热化,毕竟这么耗下去,没有人是不累的。且看张珺保有三十二路套手,二十七路缠手。动作舒展大方,细密贯穿不透风。气势贯通,意念专一,平心静气,身手灵活,用力得当,柔而不软,刚而不僵,招法清晰,节奏鲜明,不快不慢。这下李麟昊开始犯糊涂了,很明显张珺保进入状态的感觉比自己要快,而且自己这照样学样的太祖长拳,完全和天池上的对决那二人不在一个水准上。

    因为在这方圆三米,直径六米见方,出现了乾、震、坎、艮、坤、巽、离、兑的八卦,冲天的光柱迎着那重锏就顶了上去,李麟昊的悲愤的力量是冲冲天而起。张珺保害怕了,但是也并非没有对策,两人可以说是互不相让。李麟昊也压不垮这八卦形成的保护,而且他见过李麟昊用过此招,这招法不是别的,正是刀法·降定天一。

    李麟昊也纳闷,张珺保并未以气凝力,也未以意贯形。而是凭借着一套武功的天然防御性,形成了特殊的屏障,一瞬之间风刃却不像是风刃了,偶尔却像是和风欢畅一般。每掌发出﹐皆要以腰作轴﹐周身一体﹐内外相合﹐外重手眼身法步﹐内修心神意气力。形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神合,六合之中,神形具妙,动作之中,绵绵不断,如行云流,松沉自然;动静之中如绵里藏针,刚中带柔,柔中有刚,刚柔相含,含而不露;呼吸之中,开合自如,升降自然,深细长匀,息息归根。没想到张珺保的小小年纪,竟然在重伤的状况下,开始适应了新的模式,而且还能在免受伤害的慢慢恢复中,一步一步超强进阶。让他害怕。

    但是好在:“花开正好,长剑在手,世界问我我是谁?我谁也不是,千江水映千江月,一万个人中,有一万个我,你如何对我,我便如何对你。当我应对时,我不用去执着我自己,我只完完全全的看见了你。我可以攻击,我也可以防备,我的世界是自由的”。李麟昊的理解能力自然也是超群的。李麟昊心想:“珺保啊,珺保,还隐藏实力呢,不要怪我了哈,今天非得激发你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实力不可”。麟昊就把通身的精神头都用在了珺保的身上,两个人一来一往彼此过招。麟昊手里这口麟嘉刀不停的变招,起首连环穿仆步,二路跃步翻身劈;三路左右二起脚,四路摆莲腾空急;五路刀斩旋风砍,六路连环飞云里…李麟昊一看,硬来不行,不如耍一套得了。

    “遁甲者,天气之流转也,干也,遁去甲也;奇门者,地形之影射也,支也不用,隐去辰戌丑未也!此覆火之旅,实乃破迷之证也,没有参透二八易位,即论孰是孰非”,李麟昊可不是单耍,有的是心机…

    打到这的时候,空癫大师又说话了,“你们俩,打的这是个什么东西”。“老兄弟,要不我们去切磋几招,好让小辈掌掌眼”。林汉升要放在平时,断然会拒绝这种请求,当然他也可能装疯装疯卖傻,眼下就这几个人了,倒也是可以让小辈掌掌眼。

    且不说李麟昊和张珺保的造化已经到了顶级,但是生平的阅历,却也是不可避过的掣肘。林汉升道:“那倒也好,好久没试过的你的身手了。今日交手,且不知何时又是猴年马月,难得你今天这么清醒,难得我今天这么糊涂”。

    “诶,老铁,你这么说话,那我就可不爱听了。怎么说?反正都是优点都来你捞去了,我就剩下给当个陪衬了。你们两个崽子赶紧收手吧,轮切磋吗?你俩之间的切磋还是太不走心了,明知道实力惊人,却总不能发挥到极致,好好想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