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麟昊和张珺保虽然还没打够,但是看到这二老要动手,立马就收了手,因为李麟昊知道,自己这么多年了,竟然都没有看到林汉升出过手,这等机会怎能放过?李麟昊一罢手,张珺保自然也是停了。张珺保道:“臭小子,停下来你倒是说一声啊,这么一停,万一我伤到你怎么办”?李麟昊笑道:“好了吧你,臭小子,马上就有好戏看了,我们现在不如好好休息一下”。

    宋子龙和林汉升年纪相当,功力相若,但是这两人对战的阵势,和那天天池的对决到很像,两人立于扁舟之上,这漫天的雪景自然是不能错过的精彩,刚才被那两个混小子差点毁了这一场景色,而这两位的战斗,连小舟的摇动都没有。

    再看的两位,不由的啧啧称奇,心说话:“到底是怎样的境界,才能到达这个程度,说说起来,还真是有些匪夷所思呢”。但是湖上的两位,可是丝毫不受观者的影响,二者是依靠着自己的本能在战斗。

    目前的状况是,无论是李麟昊和张珺保都是先看招,在还招,就是反应总会有一个时间差,但是这二位不一样,战斗的就是本身自己的身体反应,也就是不过脑子。这不是一句骂人的话,而是一种境界。当然空癫大师喝高了,这种境界不好说,但是林汉升能到到达这个地步,李麟昊的心里是由衷佩服的。

    两人的战斗,要是在旁人看来,可能真算不上激烈。但是真正高手就能看的到,这两人的近身战,个个都是致命杀招,压根就不是切磋。哪怕就过命的友谊,但是出招可没有半点迟疑,凶狠处只要错过一招,就很有可能致死!

    这时,林汉升突然眼神一睁,硬是跟宋子龙对拼了两拳之后,他突然足尖一点转过身去,将周身劲气全部集中在背部,硬接了宋子龙一拳。宋子龙这一下力道之足差点让一般人枉死,但是林汉升何许人也?整个跟没事人一样!宋子龙不知整个到底什么情况?好久没和汉升战斗了,这是什么打法,真叫人捉摸不透。可是不管怎样,硬接了我这一拳,对他也并没有好处。宋子龙心里是这么想的。

    可是林汉升却卖着关子呢!他就这这股前倾的力道奔出三步,然后瞬间拿到了放在腰间的酒樽!宋子龙道:“好兄弟,居然还有这么玩的,你以为我看不到”!可是说时迟那时快,林汉升寒光一闪随即转身,顺便将酒樽以暗器的手法扔向了宋子龙;“汉升啊,你这招我已经看穿了,还以为你能有什么新把式呢?现在这样未免有点小瞧于我了吧,就你这暗器,当笑话呢”?林汉升没说话,而是直接闪现,破碎的酒樽,直接朝着子龙的哽嗓咽喉就来了。

    也就是幸亏宋子龙眼快,一看这个竟然还是酒樽,而且刚好被汉升劈成了两半,这是他及早并没有意识到的,刚才林汉升来了一招投石问路,随即就亮出了飞刀向颈,可是宋子龙又是何许人也!当初老爷子宋延肇给他起名字的时候,无外乎:“七进七出乃子龙,七擒七纵乃孟获。虽说子龙单骑千里,如入无人之境。虽说孟获忠贞不移,如忠臣之勇士。子龙真名乃赵云,红遍大江南北,孟获仅并忠贞,火遍四海八方,两人都是奇才,能说谁为强者?”这浑身是胆,功夫卓群的希冀,就从未变过。这哥俩的切磋,虽说常有变数出现,但是终归都是灵活运用的主,谁自然也不能就这么败了就是了。

    宋子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间不容发的瞬间使出了一招白鹤亮翅,紧接着想用借力打力把林汉升送下湖去。汉升回神,反手一招七十二路小擒拿,就要把宋子龙制止,但是子龙一招金蝉脱壳,两人的战斗又回到了原点,只不过两个人船头的位置换了一下。再看这船,纹丝不动,而湖面竟然都纹丝未动。这不由得令麟昊和珺保啧啧称奇,张珺保道:“其实总觉得有些奇怪,按道理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李麟昊道:“何止是你这么觉得,我也这么想啊,这简直就不应该啊,两个人虽然打的都是简单的变化,但是可不是什么闹着玩的!这都是实打实的硬招,这不科学啊”。两人看的惊奇,舟上的两人倒也没有止战,反而是越来越兴致了。

    “多年不见,还以为疏忽武艺了,从小到大,你就这个样子,非得说自己不喜欢武艺,却总是兵行险招,要是一般人估计就栽在手里了。可是我…”,空癫大师刚想来个转折,林汉升立马打断了他说道:“你算了吧!我是没兴趣,而你是没资质,还想给自己上纲上线呢,得了吧你”。林汉升这一席话,可是有点臊的一般人脸红,可是子龙熟悉他啊,真正的熟人面前,大家都会卸下防备,然后跟傻子一样,开始互怼。

    “呦,真没看出来林伯伯会是这样子,平时可斯文客气了”,李麟昊这边抿着嘴偷偷笑,然后在张珺保耳旁小声道。张珺保看的入神了,倒没回话,因为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师父吗,竟然会被逼到这个境地,而且两人,根本还没用功法战斗呢?能达到这种境界,真不知道需要怎样的境界和把控。

    “天涯倦客携剑隐,草舍茅檐诗酒香。缘本一世堪难定,情系三生最无常。风中楚庙残阳暖,雨里吴宫蔓草长。光华百世皆成梦,千古兴衰醉里尝”。子龙自然不会中了汉升的伎俩,毕竟这两人这么熟悉,但是光熟悉可没用,高手过招,胜负不过一念之间。

    “你是又飘了,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了”,林汉升眯眯眼的笑着,这边的宋子龙,果然不出所料,开始有些前仰后合,左歪右斜,跌跌撞撞,踉踉跄跄,毫无规矩可言。这一举手、一投足就跟喝醉了没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