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辈子那件事,是以李晓倩为轴。而这辈子却是以我为轴。看样连剑凡和李晓倩还真是青马竹马。这点和我与诗雨很像。而连剑凡和灵君然的摩擦,像极了诗雨和灵芸的摩擦。最后的结果是以连剑凡和李晓倩的死亡而告终。要是按照这个轨迹的话,很有可能是最后由我和诗雨的死亡而告终。好吧,这个还真有意思。可不是吗?宋灵芸这实力上的进阶和当初灵君然有什么区别?我还真的很难阻止她呢,想必她-李晓倩那时也是这种心情吧”李麟昊的心里在不停的默念,很明显琢磨往事,可以让他逃离了不少痛苦,这样他可以设身处地考虑上一辈的关系,同时也是考虑自己现在的处境。

    “燕子是长相相当不错的女孩子,如果忽略掉她脸上的麻子,五官是很端正的。她年纪不大,那年她才十七岁,正是最娇艳的时刻,麻花辫上常常插着小花,有时是橘花,有时是茉莉,有时是田埂边说不出名字的花朵,她笑起来的时候,只见牙齿不见眼,我每次看见她笑的时候,就觉得眼前一片灿烂”。王小二不停的回忆着,想着那初恋般的温暖。想起那天有夕阳下的奔跑,那是他逝去的青春。

    徽缘楼的小伙计找到南重楼的时候,南重楼还不知道少主到底会做什么傻事。正在集结人马呢,姜无常还想着什么计策,但是唯一最熟悉的李麟昊的张珺保还在沉睡,而这事却万万不能告诉林诗雨,要不然这醋坛子非得翻天了不可。就在这时,徽缘楼的伙计来报,南重楼算是喜上眉梢,暂别姜无常,立马就赶了过去。他心说话:“还好少主没做什么傻事,还好能去喝个小酒,看样调解的还是很快的”,南重楼这悬着的一颗心,好在就没有那么紧张了,只不过少主叫他是什么寓意,他倒蛮费解的,以前没出现过这事。

    王小二呢,眉飞色舞的说着,全然都忘了,还得照顾眼前这位爷呢。但是李麟昊倒也是沉浸在老一辈的纠葛中,倒也没太在意王小二的自嗨。“小二啊,看着你这么能说,咋不去说书呢”,李麟昊么一问。王小二刚才那眉飞色舞的情绪立马收敛了。“爷,这说书也是一门手艺诶,我哪有那个本事啊,也就平时客官们唠的多,这不才说给你听吗”?李麟昊笑道:“你倒是很能认清自己的定位嘛。这南重楼怎么还没来,等的我都着急了”。王小二察言观色,立马说道:“要不我下去给您瞅瞅”。李麟昊刚想回答恩,就听见了,一阵上楼梯的声音。

    “少主,您没事吧”,南重楼有点慌张的叩开了门,这么一问话。李麟昊皱了皱眉,说道:“你就这么希望看到我出事”?李麟昊现在毕竟还在心情不好的气头上,南重楼慌忙拱手道:“属下不敢,看到少主龙精虎健,这是属下的毕生心愿。您叫属下来,有什么吩咐呢”?李麟昊手示意了一下,让南重楼坐下,说道:“银票带够了吗”?南重楼可不知道有这一茬,赶紧从身上摸了摸,两张二百两的银票,三张一百两的,还有些碎银子。南重楼道:“少主是看中了什么物件吗?属下身上就这些了,那物件很贵吗”?

    南重楼很疑惑:“少主这出来一趟,不仅是小酒喝着,看样子还去逛了什么店,再者可能就差没去风月场所了。关键我这银子够吗”?“想什么呢?赶紧把老板叫来吧,这个钱我来给他结账”,李麟昊下意识的提醒了一下,有点愣神的南重楼。南重楼道:“这种事我来就行了,哪能麻烦少主您呢,这花不了几个钱”。李麟昊按住了南重楼的手说道:“这还真有个说头”,麟昊说完后,嘴角邪魅一笑,南重楼时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搞不懂啊!

    倒是王小二心说话:“我家祖坟冒青烟,谢谢列祖列宗保佑,小二我今儿个真的要发达了,娘嘞,您说的阵对,小二这个行当有出息呢”。这事还确实让他赌对了,掌柜的上楼赔着笑脸,说道:“各位爷,今儿,还满意吗”?王小二立马就站了起来,说道:“掌柜的,我可不是爷”。掌柜的打了王小二一把,眼神一瞪,那意思是要出个幺蛾子就弄死你。

    “掌柜的,你刚才在楼下说的我,我可都听到了”,李麟昊这么一说话,南重楼立马站起身形。掌柜的扑腾跪倒,知道这伙人惹不起啊,赶紧磕头道:“爷,我这有眼不识泰山。您看我上有老下有小就饶了我吧”。李麟昊没说话呢,南重楼急了,骂道:“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说,是不是背后说了我们少…少爷的坏话,老实交代,要不扒了你的皮”。掌柜的是声泪俱下,苦苦哀求。李麟昊道:“你哭个什么劲啊。我是说,你刚才和王小二赌二八分,我看这可不成,我觉得公平点,五五分成,要是不同意,就不地道了”。

    掌柜的这才舒了一口气,李麟昊白花花的银票一放,掌柜的眼神都愣了,这都够两年收益了。王小二拾辍了他两下,掌柜的头如蒜捣,说道:“爷,您就放心吧。我包您满意,别说五五分了,都给他都行”。李麟昊拍了拍掌柜的肩膀说道:“这可是你说的”。掌柜的一脸愕然,李麟昊哈哈大笑,接着道:“开个玩笑罢了”。南重楼心里才释然:“少主,心情终于恢复了”,但是他转念又想,道:“可是少主,这顿饭能值几个钱。这么多…”南重楼好不容有这么些家当。李麟昊道:“小二真是个有出息的行当呢”,大步流星的出门去,留下南重楼变得一脸愕然。

    店小二拿了这笔银子后,真的就飞黄腾达了。巧的是他还把初恋燕子给娶了,这下也算皆大欢喜了,婚后两人家里都给凑了点钱,加上那一笔。王小二就与相熟的大厨合伙,酒楼红红火火开张了。到王小二与燕子的孩子出生之后,王小二似乎就享受着自己这安乐的后半生。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少主,那可是一大笔银子呢”?南重楼一把老泪,心头滴血。李麟昊道:“以后还你,这小二有意思,你学学人家”。南重楼心说话:“那不是你的钱,你不在乎!可那是我的老本啊,你就嘴上说”,南重楼心里那个是唉声叹气啊!